『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此生此刻

*標題無能@
*之前材木婚禮的文
*短小又破碎
*材木日

【一】

他哼著簡單輕快的歌,擠了些防曬在手臂上,均勻塗抹,也在露出的小腿抹了點防曬乳。

鞋櫃裡那雙亮片皮鞋已經被主人穿走了,他笑出聲來,那個人果然還是要穿這雙痛鞋嗎,真討厭。

他拿出新買的高筒帆布鞋,特別變換鞋帶綁法,打了顆五角星在上頭。拉拉褲子,整整衣擺的皺摺,他站在玄關前,最後確認提袋裡皮夾手機鑰匙等等都有帶齊,沒有遺落。

十四松搖晃著盤內的布丁,準備端到客廳享用,正巧撞見他轉開門把,問了句,「去約會嗎?小椴。」

椴松嘴眨眨眼睛,音調像是糖果倒入玻璃瓶般清脆。

「是啊。」

【二】

「王子殿下!報告王子殿下!外面!那群海盜...

+

六子的告白

*夢女子
*只是片段的句子
*有一些是網路上的告白梗莫名覺得適合

小松

「吶你有想過跟我交往的樣子嗎?」

「欸沒有欸,怎麼樣?」

「我覺得還不錯,你覺得呢?」

唐松

「唐松!」

「是!」

「我問你!」

「什麼!」

「你跑得快嗎!」

「哼哼,風兒一樣地我可是快到你追不到呢。」

「欸?追、追不到嗎?」

「欸?哈、哈尼,追得到、你追得到的,不要哭不要哭……」

輕松

「等我找到工作……請、請你跟我結婚!」

「欸?所以是你這輩子都不要跟我結婚的意思嗎?」

「不、怎麼會、不是這樣的……」

「好嘛好嘛,不要去工作了,我養你嘛。」

「怎、怎麼可以這樣,我……」

一松

「欸...

+

*松七劇情

*十椴

十四松回到家時發生了挺大的聲響,但沒有任何回應,他嗅了嗅空氣中淡淡的味道,接著拿袖子抹了抹鼻子,歪著頭,不明白發生什麼事了。

他刻意放輕腳步,走上二樓,卻沒在房間裡看到人。

空氣中安靜得只有他過長的袖子摩擦衣襬的聲響。

十四松拉開壁櫥門,而裏頭的人坐在棉被上,縮成小小的一顆球,抱著膝蓋,臉埋進手臂之下看不見他的臉。他輕輕喊了他的名字。

「⋯⋯椴松?」


椴松聞聲抬起頭,眼神像是沒有星星的深夜,沒有厚重的雲霧,可以從眼底看進他空蕩蕩的心室,虛無且寂寞。

現在的椴松脆弱得像是一片薄薄的玻璃,指尖輕輕觸碰就會應聲碎裂。

十四松牽起椴松的手,輕柔地,害怕太用力椴...

+

【材木】誓言

#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第56回的題目是:「捧花、對戒、誓言」

= 

當那個孩子摘了一朵小花,告訴他想娶自己回家的時候,椴松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他實在不理解這個孩子怎麼會這麼喜歡他,明明也沒特別對他好,竟然可以喜歡到求婚?五歲的小孩都這麼傻嗎?

理所當然,他不可能當真。

這只是一個小孩子家家酒的台詞,怎麼可能讓人心動呢?

何況他還是個男人,再怎麼樣也不能讓這孩子「娶」回家的。

椴松收下唐松的花,拍拍他的頭,順勢機會教育一番,「唐醬謝謝你喔,老師很開心,可是老師沒辦法跟你結婚喔。老師喜歡的是女孩子,唐醬應該也會喜歡女生才對。看看櫻醬,如果唐醬把花花送給櫻醬,她會很開心的。」


在唐松準...

+

【材木松】溫度

#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特別紀念回
第36回的題目是:「撒嬌、體溫、香氣」

*唐松不痛椴松不嬌


暖陽像是打翻的蜂蜜從窗外緩緩流入,沾染在椴松細細軟軟的髮上。他的睫毛輕輕晃了兩下,翻個身,擋過陽光,縮成耳勾的形狀,發出幾聲棉絮般輕柔的哼聲。

他嘴角彎彎,回想著剛剛夢中甜膩的糖果糖漿堆成的小山。赤塚城位於沙漠邊緣的綠洲城,水源不是太大的問題,糖果點心等物資還是少之又少的運輸。椴松曾經吃過幾次,他喜歡得不得了,老闆也為了他特別託人送過來,但夢中山高的甜食簡直是天堂啊。

啊啊、能永遠待在那個天堂裡多好。這當椴松這麼想時,他睜開眼--一瞬間,墜入凡間。

一...

+

【材木】創可貼+姓名貼紙

*材木松

*年齡操作

= = = 

之一

「唐松哥哥,過來。」椴松咚咚咚地跑向唐松,揮舞他小小肉肉的手。

唐松放下紅筆,從考卷堆中起身,一把攬起腳步還不是很穩的椴松,托著他的背和屁股,抱著他與自己平視。

「怎麼了嗎,椴松?」

「哥哥我要跟你說一個祕密!」

「什麼秘密?跟哥哥說。」聽到椴松的聲音,唐松心底就甜了幾分,他轉向,等他圈起他的耳朵,在耳邊說悄悄話。


毫無預警地,椴松在唐松臉頰邊大大啾了一口。

碰的一聲雷響,擊中唐松的腦袋瓜,唐松久久不能言語,差點沒站好,好不容易站穩後就一直愣在那兒。

接著,椴松從小口袋裡拿出一枚粉紅色的創可貼,上...

+

閨密以上,戀人未滿

椴松×椴子

〈一〉

「嗚嗚,我的公車卡不夠錢了,沒辦法回家,你來幫我啦。」

椴松接起手機,先翻了個白眼才回覆她,「妳讓隨便路上哪個男人借妳錢啊,妳不是很會嗎?」
椴子被激得惱怒,這的確是她平常會做的事,她這麼可愛,誰會拒絕呢?可是、可是……。
「不行啦,人家今天沒有化妝啦。誰知道這麼倒霉剛好錢不夠。」
「哦?誰讓妳偷懶?」
「你又不是知道化妝多麻煩!喔我現在不能見人啦!」椴子憤憤跺腳,口罩下的臉蛋鼓得圓圓的。
椴松翻了翻自己的手指,拇指指腹輕輕搓揉自己的指甲,沒很認真聽,「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男人好嗎?去拜託旁邊的大姐姐啊。」
「欸——我對女人相斥啊,她們會嫉妒我太可愛。」
「...

+

七夕短籤

#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一〉

七月七日,松野兄弟起床第一件事便是先烤幾隻喜鵲來吃。

〈二〉

爸爸搬了盆竹回來,說要在家裡過節。

〈三〉

「來裝飾一下竹子吧,放個歐派在上面好了!」
「歐——派——!!!」
「啊?那種東西要怎麼放上去啊?白痴嗎你?」
於是輕松藏起來的小冊子「放學後的教室:D奶學妹與……」被剪了一頁掛上竹子。
於是小松被打暈掛在窗外。

〈四〉

十四松放了一顆棒球,盆栽差點翻了過來。

〈五〉

一松放的小魚乾吸引了很多貓咪過來。

〈六〉

「尼特們,把你們的願望寫上去吧。」
媽媽在短籤上寫了希望孩子們能好好長大,最好是明天就能滾出家裡。

〈...

+

材木/你的顏色

#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椴松其實原本沒有那麼喜歡粉紅色。


  他一手撐頭,另一手食指在手機屏幕上游移,專賣無辜的眼睛沒像平時睜得圓滾滾的,倒無神來回刷著line的聊天視窗。最近沒什麼聯誼活動,女孩子們的聊天窗裡又再討論最近的甜點消息,他意思意思丟了幾則部落客推薦,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

  偶然意識到自己粉粉的主題,他不知不覺,已經被這個顏色填滿了,就如同他的兄弟也有各自喜歡的顏色一樣。

  但他其實原本沒有那麼喜歡這個顏色。


  最一開始是中學時他背包掛了一隻小小的粉兔子墜飾,原先只是覺得這個還滿可愛的才買來掛,沒想到,班上同學告訴他,「松野君,其實你還滿適合這種粉色的耶……啊...

+

【材木松】藍海

遲到的#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叩叩叩叩……

  鋼筆橫躺在白紙上,許久沒有動靜。椴松的食指輕輕敲擊桌面,嘴裡含了一顆糖,臉頰鼓鼓的,眉頭卻鎖緊緊。

  海風捲起米白色窗簾,不斷拍打著窗。陽光似乎也被這騷動擾得不耐煩,照映於地的那方陰影像白鴿的翅膀般鼓動。

  椴松的桌面很整齊,大部分的資料都妥善收在抽屜裡或書櫃上,只有一本海藍資料簿攤於桌上,夾了最近海上鬧得沸沸揚揚的新興海盜集團。

  嘛、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啊……。椴松撇一眼,嘆了口氣,第一張夾的紙自然是海盜船長,同時也是搞得他心煩意亂壓力大,晚上還頻頻惡夢的主犯--松野唐松。

  先不說不知道要腦子多大洞才能想出的海盜...

+

【材木松】劇本

#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夠了吧,你還噁不噁心啊?」椴松靠在窗前,晃了兩下杯中蜜色的液體。窗外高樓大廈裡盞盞燈光化作星辰,在他眼底擦著薄薄水霧閃爍。

  「可是,小椴……我真的……」唐松剛碰上椴松的手臂,椴松原先毫無表情的臉猛然變了色。

  「不要用你的髒手碰我!」他甩開唐松的手,連帶手中捏著的玻璃杯也失重飛出,墜落於地,碎成一地的清脆。白蘭地灑了唐松一身,在他的白西裝上染了一橫傷痕。

  他怒視他。眼角滾落一滴淚,他像是擦去泥土般使勁力氣抹去,再狠狠瞪著唐松。

  鏡頭對焦上他的眼。

  「卡──」兩秒後,導演喊了停止。攝影按下暫停錄製,各個工作人員也陸陸續續收回剛剛的...

+

【材木松】靈異故事

*材木松
*第一人稱路人
*逗逼
*手機排版
*卡拉逼逼好可愛626材木日快樂(閉嘴

=

我一直是個怕麻煩的人,但家族遺傳的眼睛總讓他惹上許多麻煩。我不想像爸爸叔叔以此為業,只希望可以擺脫這個命運,過著正常人的生活。
但、但是……。
我躲在牆腳邊,緊張得磁磚都剝了幾片下來,但還是緊緊盯著那一個人跟他肩上的……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
這不是我第一次撞鬼了,如果可以,也會當作什麼都沒看到,不然後果太麻煩了,被委託是小事,被附身還是被抓去當替身可就恐怖了。
理所當然我應該無視,但,那個人……看起來也太可憐了吧。
半靠在樹上,感覺十分疲倦,嘴裡還喃喃著奇怪的話語,不知道是要說給幽靈聽嗎?但是幽靈完全不理會他的...

+

【材木松】夜歸-後篇

*材木松

*自我流RPG松設定

*材木讀書會的無料(現在才發ry)

*唐松有點煩

*可是超可愛(自己講)

http://tortoise15.lofter.com/post/37dc78_ab29c74

這邊的後續

= 


松野唐松,吸允女神希杜里香甜的奶水長大成人的男子。他周遭的空氣中,酒精便占了一大部分,甜潤、誘人、醉心。他的師父是一代醉拳大師,鳩先生,而他,有幸落其門下,繼承師父的酒中精華。

--親愛的,你能理解醉拳的奧義是什麼嗎?NO,NO,NO,醉拳著重的不在醉不醉,而是你,有沒有被我迷倒。

師父是他最景仰的人,唐松甚至能在第一抹酒蒸散前,於地畫出師父英俊灑脫的相貌...

+

【材木】The wedding

*東君英文不好求鞭

*東君沒看到他們結婚死不瞑目

*短打


松野椴松的理想,是童話一般浪漫的婚禮。

在舞宴廳中擺滿氣球與緞帶,泡泡在光的反射下浮動著夢幻的七彩波紋,他想佈置一場王子與公主相遇的舞會宮殿。舞台旁有兩個三尺高的大白兔玩偶,幸福地靠在一起,捧著一顆粉紅大愛心。另一側是九層結婚蛋糕,每層都精心雕刻奶油玫瑰和蕾絲緞帶,頂層又是兩隻兔子糖娃娃,手牽著手相依偎著。長桌佈在會場兩側,擺滿一盤又一盤裝飾精美的甜點,泡芙、舒芙蕾、提拉米蘇,布丁、馬卡龍、草莓慕斯。兩旁還有服務生配戴羽毛面具,端著紅酒或葡萄汽水。

他的女孩會乘坐水晶南瓜馬車來到婚禮會場,她穿著一襲潔白及地長紗,頭戴婚冠...

+

瘋子

*十椴

*借离太太的黑道松梗加人設

http://weibo.com/5876611943/Dlskvl9Bd

*椴右加敦椴前提的十椴

*標題是說十四松沒錯

*某種程度的病,慎入

*渣文筆不能好了



  「回——來啦!!!」十四松猛然撞門而入,看見床上那人再一蹦兩跳地衝上前去,「小椴!!!」
  椴松嚇得手機摔到一邊,伸手接過自己的兄長,「十、十四松哥哥,歡迎回來。」
  臉頰貼上椴松柔軟的細髮,十四松一手攬過椴松肩膀,一手狂亂地在他髮旋搓揉,「小椴喔喔喔喔喔——」

  寵愛全傾倒於椴松,讓他又困擾又溫暖,然而,十四松卻兩眼微瞇,分心注意椴松剛剛丟到一旁,面...

+

夜歸

*材木松

*魔王勇者paro卻沒有要打魔王只是偷設定XD

*女孩子們回家還是小心點吧(欸?

===


「喔,公主殿下,你偷走了我的,心。」

這幾天事情實在太多了,超出負荷的練習加一場又一場坐無虛朋的表演,真的折磨著椴松脆弱的神經。

說到底,他當初會接下表演工作,無非是被老闆騙了,說他穿這套舞孃裝可愛得不得了,比女人還合適。什麼成為舞台最耀眼的星、舞界第一人什麼的,他可一點也不在乎。

何況還是女子界的第一人?算了吧、算了吧。能混口飯吃就好了。

嚐過眾人矚目的滋味後,椴松反而厭倦了。如今被老闆吃死了,他想任性也沒辦法,只能硬是接下這些接連不斷的訓練。

說到底,從小練舞的他,到現...

+

愚人節快樂

速度刀/材木糖

「輕松,我真的很喜歡你哦。」
松野輕松仍翻閱著徵才雜誌,一眼也吝嗇給予。
「嗯、我知道。愚人節快樂。」
他往後一躺,伸了個懶腰,「欸——不好玩,你為什麼都不會被騙,明明只是個飛機擼松!」
「你不是每年都玩這個梗嗎?」輕松順手掃了桌上的橘子往兄長身上揮,「為什麼我會被騙啊渾蛋長男!」
他早預料輕松會發動攻擊,向右挪了半身,伸手接住橘子,「因為輕松很笨很好玩啊!」
輕松眉尾一跳,額角爆起青筋,雜誌被狠狠重捏。
他花了點時間冷靜,闔上書,起身離開,「……算了,妄想跟你吵的我才是真正蠢。」
他拉開拉門,臨走前給小松一隻中指,「過你的愚人節吧渾蛋長男!」

門被重重關上後,松野小松才慢條...

+

【松】女裝play

*終於可以欺負椴椴了嘿嘿
*1356松

===

「嘿嘿、不要說哥哥對你不好啊。」小松搭上輕松肩膀,在他身邊笑得閃耀,「如果你要請我吃壽司,或溫泉旅行什麼的,就先謝謝啦!」
輕松從工作招募雜誌中抬頭,皺起眉頭,「啊?你在說什麼啊?」
「哼哼,不要太感動。」他蹭蹭鼻子,手指向拉門,「小椴,出來吧!」
拉門打開,穿著女裝的椴松站在哪兒,貓掌捧著臉頰,上身微微前傾,撅起屁股,眨眨他的大眼睛,「輕松哥哥喵~」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喵喵喵喵喵——」十四松在椴松身邊蹦蹦跳跳,很是興奮。
「!」雜誌被捏凹,輕松感覺有點頭暈腦脹,驚恐地看著自家末弟,「……你給了他多少錢?」
「不多不多,三千元而已,特別租到喵醬的...

+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