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材木松】溫度

#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特別紀念回
第36回的題目是:「撒嬌、體溫、香氣」

*唐松不痛椴松不嬌



暖陽像是打翻的蜂蜜從窗外緩緩流入,沾染在椴松細細軟軟的髮上。他的睫毛輕輕晃了兩下,翻個身,擋過陽光,縮成耳勾的形狀,發出幾聲棉絮般輕柔的哼聲。

他嘴角彎彎,回想著剛剛夢中甜膩的糖果糖漿堆成的小山。赤塚城位於沙漠邊緣的綠洲城,水源不是太大的問題,糖果點心等物資還是少之又少的運輸。椴松曾經吃過幾次,他喜歡得不得了,老闆也為了他特別託人送過來,但夢中山高的甜食簡直是天堂啊。

啊啊、能永遠待在那個天堂裡多好。這當椴松這麼想時,他睜開眼--一瞬間,墜入凡間。

一張大臉佔滿他的視線範圍,同樣細軟的短髮凌亂,濃密的眉下是深邃如夜空的眼,更該死的是那雙眼還緊緊盯著他,肯定是醒來一段時間了,彎起嘴角正欣賞著他剛起床的模樣。

殺了我吧。

椴松一巴掌呼上唐松的臉,倒向另一邊,埋進枕頭裡,最好一輩子都塞在枕頭裡算了。

不是他沒辦法習慣枕邊多了一個人,而是,每天早上都被這樣痛擊誰受得了啊!!!


喔對了,你沒看錯,赤塚城首席舞孃椴松有了同居人,便是前幾月差點以跟蹤狂、變態、騷擾等罪名被送進王城審判的唐松。

明明是個罪犯,現在竟然安穩安穩躺在他床上,椴松強烈懷疑唐松遞給他的紅酒裡加了什麼迷藥,他才會失心瘋,讓他進到家裡來。

唐松是四海為家的浪人,剛到赤塚城時因為摔壞太多酒瓶碗盤賠不起,老闆又看他可憐,收留他好長一段時間,在酒館裡工作了些時日,抵補債務。恰好他上個禮拜還清了所有損毀賠償,椴松也接受了他的告白,順勢就搬進椴松家裡了。酒館的工作仍在持續,只是搬家而已。

至於為什麼椴松會答應他的告白……說真的椴松也不知道,一定是當晚的滿月太圓,一定是當晚的風太溫柔,一定是唐松在他的酒裡加了迷藥,感覺什麼的太可怕了。椴松惡寒。


椴松出身於孤兒院,本來就沒多喜歡這個世界。被老闆撿回家後,練習、表演、再練習,總算登上首席之位,他卻沒有多在意,他認為並不意外。不是他自誇,有天賦,加上老闆嚴格的訓練,穿女裝、跳豔舞還比女性艷麗柔美,老闆不捧他捧誰啊。

世界的轉動是如此理所當然,唐松卻像隻吵鬧的鳥,從窗外看見他,就橫衝直撞地亂飛亂撞,哪怕窗戶關著他也不在意,笨得猛撞,直到撞進他的生命裡。

唐松出現後,椴松的世界多了很多意外。而那些意外確實打動他了。

因此,他也意外地,遵從他特別的感覺。



自從唐松搬進他家後,椴松覺得自己養了條大狗,傻愣傻楞,偶爾看他發蠢還挺可愛的,但其他的狗會亂叫,他的狗會不按牌理出牌,三不五時來幾句莫名其妙的痛話,痛他的心也痛他的肋骨。這人實在太可怕了。


椴松坐起身,揉揉眼睛,伸伸懶腰,轉而瞄向隔壁的唐松,他還可憐巴巴地跪坐在旁等待指示。

莫名戳中椴松心中某個柔軟的角落,唉,迷藥的藥效太強了吧。

「你什麼時候起床的?」椴松剛醒的聲音慵懶中帶點沙啞,在唐松面前他不太特別調整聲音。

唐松眨眨他墨藍的眼,「早你一點。」

良久,椴松腦中跑過很多事情,像是今天晚上的演出他準備好了沒、唐松這樣子有點可愛、老闆今天要他什麼時候到那邊、唐松這樣子有點可愛好吧其實也不是他的錯、肚子餓了等一下午餐要吃什麼、唐松這樣子有點可愛可是一直被嚇也不是辦法等等。

腦袋亂哄哄的,一時間他也反應不過。

最後,他放棄思考,倒進唐松懷裡。

「你以後醒了叫我,不要這樣嚇我。」

「好!」唐松語調開心得飛了起來,笑得開懷,緊緊抱著他,想把他揉進心底。

「痛痛痛痛痛!你不要這樣啦!!!」


椴松的體溫偏低,被唐松抱著時都覺得他特別熱。

但是,他們抱在一起,溫度便融在一起。

他們都熱熱的,很溫暖。

= 

\26材木日快樂/

原本想寫2+6篇短文 ,但發現自己在武踴上花太多時間了啦wwwwww

這是我很喜歡的材木paro,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唐松不痛椴松不嬌,好奇怪wwwwww

神父幽靈、海軍海盜、歌手、演藝圈、騎士天……無論是什麼材木都好喜歡,材木要幸福一輩子><!

评论
热度(14)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