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閨密以上,戀人未滿

椴松×椴子

〈一〉

「嗚嗚,我的公車卡不夠錢了,沒辦法回家,你來幫我啦。」

椴松接起手機,先翻了個白眼才回覆她,「妳讓隨便路上哪個男人借妳錢啊,妳不是很會嗎?」
椴子被激得惱怒,這的確是她平常會做的事,她這麼可愛,誰會拒絕呢?可是、可是……。
「不行啦,人家今天沒有化妝啦。誰知道這麼倒霉剛好錢不夠。」
「哦?誰讓妳偷懶?」
「你又不是知道化妝多麻煩!喔我現在不能見人啦!」椴子憤憤跺腳,口罩下的臉蛋鼓得圓圓的。
椴松翻了翻自己的手指,拇指指腹輕輕搓揉自己的指甲,沒很認真聽,「這個世界上不是只有男人好嗎?去拜託旁邊的大姐姐啊。」
「欸——我對女人相斥啊,她們會嫉妒我太可愛。」
「喔,那掰掰。」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椴松我不是還有你嗎!我在商店街這裡來,快點來找我,人家腳好酸,這邊太陽好大。
「再說啦。」椴松沒什麼好語氣,但還是開始收拾看到一半的雜誌,準備出門。
「人家想喝可樂,拜託你啦,椴松哥哥。」椴子尾音甜得像是裹了蜜一般,椴松卻從頭到腳不舒服。

「噁心死了,閉嘴啦。」

〈二〉

「嗚嗚椴松你終於來了,人家一個人在這裡好孤單好害怕,快來抱抱。」椴子一看到就撲了上去,抱著椴松,往他側背袋摸,「欸?我不是說我要喝可樂嗎?」
椴松拿公車卡敲她的額頭,半瞇著眼瞄她,「我哪有說要幫妳買了?」
「欸……好過分……」她捂住嘴,淚水在眼眶打轉,看起來可憐兮兮。
椴松撇了一眼,嗯,別的女人擺這個表情他吃,這個女人,吃了會拉肚子。
「一聽就知道是假的,夠了。」
「哼,椴松一點也不可愛。」
「啊?妳還有資格說我?」 椴松推開她的肩膀,留了個距離,仔細瞧了瞧椴子的摸樣。她穿著平底鞋,栗色長髮梳齊在腦後扎了個馬尾,又戴著口罩和粗框眼鏡,好像做了什麼壞事很怕人認出一樣。
見他狐疑的視線,椴子揮揮手,不等他訊問便先解釋,「欸、今天超市有特價她們要我出來買。我先說,這平常可不是我忙的,要不是他們威脅我不出門就沒咖哩吃我才在這的。不想被認出來,所以特別打扮成這樣。」
「出來買東西還花到沒錢坐車?」
「剛剛先去買了草莓泡芙來吃嘛。」
椴松還以白眼,「拜託,妳可以快點交個男朋友嗎?我可不想犧牲我的假日來陪妳折騰。」
椴子捏著椴松的衣擺,奶著嗓音撒嬌,「椴松你最好了啦。」

〈三〉

「啊啊啊啊啊啊女人都沒好貨啊——」椴松崩潰大吼,而椴子好整以暇地繼續刷她的購物網,「我不相信女人了啦!!!」
「哦?那就朝男人下手吧。」
椴松無視,繼續崩潰。
「對我沒興趣就不要什麼事都叫我去做啊!我還在她身上砸了這麼多錢,然後才說我把你當朋友你是好人,過沒幾天就交了個長得高長得帥、一臉小白臉的男朋友!那我是什麼!」
「好人。」椴子確認購物車的訂單,按下送出訂單的鈕。
「啊啊啊啊啊啊閉嘴!!!」椴松內心無數狂馬來回奔馳,激動全轉換為他拿頭撞牆的動力,「對啦我就是什麼都沒有啦!沒工作沒車沒錢,房子還是父母留的,上面五個哥哥跟著搶啦!!!」
「是椴松你接觸的女孩子都太糟糕了,你用錢灌出來的關係怎麼可能善終。」她目光還是沒離開電腦螢幕,卻句句見血,句句中肯,「像椴子我,可愛又得人疼。」
——這可不。
「少來,妳還三不五時被人騙,妳有什麼資格說我,嗚嗚。」
「才、才沒有被騙!」
「不然妳說說妳在前男友身上砸了多少啊?」
「閉嘴啊啊啊啊啊啊啊——」

〈四〉

「欸椴子,我身上有兩張甜點店的票,要不要一起去吃?」
「怎麼?約不到人?」
「剛好都沒空啦。只到這個月月底而已,不去嗎?」
「欸——還是不要,我這個月的甜食Koota已經用完了。」
「站前那家童話森林,兩張票一起使用還送招牌覆盆子甜心糖果屋。」
「椴松,我這個禮拜六剛好是空的。看你太可憐沒人陪,勉為其難跟你一起去吧。」
「喔不用,我跟唐松哥哥一起去好了,他不吃甜點,倒時候都是我的,而且還是他出錢。」
「欸不要這樣,椴松哥哥,椴松哥哥大人,不然我們AA嘛。」
「難不成我原本要請客是嗎?」
「欸,不是嗎☆」

〈五〉

『椴松,我失戀了,想吃冰淇淋,香草口味的。』

椴松一看到訊息,馬上跳起身,拿了零錢包領起薄外套就往門外走。
「欸?椴松你要出門?」小松躺在榻榻米上,一邊掏耳朵一邊翻雜誌。
「對,我家的小狗被人咬了,我要帶牠去看醫生。」語畢,椴松便關上門,頭也不回離開了。

「欸?我家不就是你家嗎?我們什麼時候養狗了?」

〈六〉

「嗚哇哇哇哇哇哇哇為什麼啦——」椴子挖了一大口冰淇淋,塞進自己嘴裡,眼淚撲漱漱流下,搞得她臉上融化他冰淇淋和淚水全亂成一團,狼狽得像是剪壞的布。
椴松也說不上什麼,遞衛生紙給她擦臉,沒想到椴子拿來擤鼻涕,擤完丟到一旁,在桌上留了一山衛生紙團。
嘛、算了……。
「放心了?」
「才沒有啦,只是、只是……嗚嗚嗚嗚……」
看這樣子,沒放心也用心了。
「嗚嗚椴松,為什麼我都遇到這麼爛的男人啦……」椴子吃完一桶冰淇淋又開了另一桶來吃,「我什麼都可以接受啊,上得了檯面就好,可是、可是……為什麼要劈腿!!!你他媽的我咒他全家!!!」

喔、竟然是因為這個……。

〈    〉

椴子哭完一輪後,抱著抱枕,兩眼無神,十足頹廢。
「吶、椴松,你就沒什麼好男人可以介紹給我嗎……」
「沒有,我身邊沒有男的。」
「嗚嗚嗚嗚好過分,不是有那個敦先生嗎?很帥很帥還有車的那個。」
椴松瞪了她一眼,「別跟我提到他。女人緣好就算了,還不交女友,誇張,他到底想幹嘛啊?」
「嘛、不然你的哥哥呢?你不是有五個哥哥嗎?」

椴松面色凝重,盯了她兩秒才開口說話,「妳想跟這張臉談戀愛?」
「對不起我錯了一點也不想。」完全沒有猶豫,椴子斬釘截鐵。

她洩了氣,癱軟在沙發上,「這樣不行啊,椴松,我三十歲還沒嫁出去怎麼辦?」
「喔?那還真是可憐呢!」椴松眨眨眼,語調甜膩像打翻了糖罐。

椴子拍桌,覺得不爽,「什麼???你有什麼資格說我!!!我就不信你三十歲之前還交得到女朋友!!!」
「妳什麼意思!當然交得到啊!」
「童貞松,你最好交得到!椴子我可是交過男朋友的!」
「他劈腿。」
「幹!!!」
「不然我們來打賭,賭你三十歲能不能交到女朋友!」
「那妳呢!我就不信妳嫁得出去!」
「賭啊!都賭!」

「老子賭輸了就娶妳,怎麼樣!」
「幹,姐早就嫁出去了啦!!!」

=

跟叉子聊天聊到雙椴,原本想說他們滿滿的閨密感,怎麼談戀愛呢
想了想就跑出了幾個片段wwww

說真的,這樣的椴松,我可以嫁(融化

评论(4)
热度(18)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