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材木松】劇本

#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夠了吧,你還噁不噁心啊?」椴松靠在窗前,晃了兩下杯中蜜色的液體。窗外高樓大廈裡盞盞燈光化作星辰,在他眼底擦著薄薄水霧閃爍。

  「可是,小椴……我真的……」唐松剛碰上椴松的手臂,椴松原先毫無表情的臉猛然變了色。

  「不要用你的髒手碰我!」他甩開唐松的手,連帶手中捏著的玻璃杯也失重飛出,墜落於地,碎成一地的清脆。白蘭地灑了唐松一身,在他的白西裝上染了一橫傷痕。

  他怒視他。眼角滾落一滴淚,他像是擦去泥土般使勁力氣抹去,再狠狠瞪著唐松。

  鏡頭對焦上他的眼。

  「卡──」兩秒後,導演喊了停止。攝影按下暫停錄製,各個工作人員也陸陸續續收回剛剛的工作狀態,開始檢查影像和道具等等。

  「好,這幕拍得不錯,辛苦你們了。」導演確認過影片後,對布景內兩人喊了喊,「休息一下吧,下一個場景是Take 266,你們稍微注意一下。」

  聽見結果不錯,唐松終於鬆了口氣,笑了出來。

  椴松接過經紀人遞過的水,礦泉水滾落喉間的同時,他瞇眼看著剛剛戲中帥氣的男人下戲之後放鬆又滿意討拍的樣子,像極了訓練十足的小狼犬。

  「前輩您辛苦了!」唐松突然九十度鞠躬,逗得椴松笑出聲來。

  還真可愛呢。

  「你也辛苦了。」他伸出手,等著唐松回握。果不其然,他在西裝褲上擦了擦手,才覆上椴松小小軟軟的手。椴松注意到他的細心,眼睛又瞇得更細了,「你很適合這個腳色,繼續加油,我們先去休息吧,下一場床戲有你折騰的。」

  「是!」

  「啊啊,真想拋下劇本直接環上你的脖子吻你呢。」

  「前輩您剛剛有說說話嗎?不好意思我恍神了一下沒聽清楚。」

 

  「不,我沒有說話。」椴松眨眨眼睛,笑得能滴出蜂蜜來。


评论(1)
热度(22)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