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材木松】靈異故事

*材木松
*第一人稱路人
*逗逼
*手機排版
*卡拉逼逼好可愛626材木日快樂(閉嘴

=

我一直是個怕麻煩的人,但家族遺傳的眼睛總讓他惹上許多麻煩。我不想像爸爸叔叔以此為業,只希望可以擺脫這個命運,過著正常人的生活。
但、但是……。
我躲在牆腳邊,緊張得磁磚都剝了幾片下來,但還是緊緊盯著那一個人跟他肩上的……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東西。
這不是我第一次撞鬼了,如果可以,也會當作什麼都沒看到,不然後果太麻煩了,被委託是小事,被附身還是被抓去當替身可就恐怖了。
理所當然我應該無視,但,那個人……看起來也太可憐了吧。
半靠在樹上,感覺十分疲倦,嘴裡還喃喃著奇怪的話語,不知道是要說給幽靈聽嗎?但是幽靈完全不理會他的掙扎啊。亮片褲加亮片背心,這難道是為了驅逐幽靈嗎?可是這完全沒用啊他知道嗎!明明就沒出太陽卻戴著墨鏡,為了遮掩憔悴的黑眼圈嗎?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也只能憐憫他了啊,怎麼會有這麼可憐的人。
怎麼辦?我此時此刻應該做的就是轉身離開,就跟之前一樣,免得惹事上身。
可是,我真的沒辦法放下這個人不管啊……。
啊啊、那個人好像講了什麼神在哭泣什麼的鬼話,果然腦子燒壞了啊,幽靈狠狠肘擊他的臉……哎呦,看起來好痛,我的臉都揪成塊了。
不、不行啊,再這麼下去,那個人會死掉的,他都流鼻血了!
而且那個幽靈段數也太高了吧,竟然可以做到物理攻擊,到底是修煉多久啊?
在幽靈不曉得為什麼滿臉脹紅、開始勒那個人脖子時,我的良心真的受不了了,良心拖著我,走到他面前。

「那個、不好意思!」我對著他大喊,幽靈馬上鬆手,梳了梳頭髮,對我眨眨眼……欸不對!我不能跟他四目交接,他會發現我看得到他!我的視線回到那個人的鏡片上,能從他的墨鏡反射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
嘛、莫名其妙向人搭話也真夠怪了。
那個人前一秒還被勒著,終於呼吸到空氣,咳得要死,看來更加悲劇,但他一發現我,馬上撥了撥瀏海,給我一個燦爛的笑容。
我都快哭了,怎麼會有這麼堅強的人啊。
「人生若只如初見,這美麗的邂逅,是否會在你心中點起層層漣漪呢?my 唐松 girl?」
……可惜腦子燒壞了。
「先生,你看起來,很不好啊,沒問題吧?」
「喔,神給予我的祝福使我容光煥發。」
不不、你看起來明明快死了。
不知道他有沒有感覺到幽靈的存在,我試探性地問,「呃、你有沒有覺得……肩膀很重?被人壓得很不舒服?」
我才說完這句話,幽靈猛然裂開嘴,憤怒地瞪著我。
欸欸欸欸欸欸欸不是吧——
「哈???」他的音調整整高了八度,十指死扣著那個人的肩膀,指甲幾乎嵌進他的肉裡,「妳在說什麼啊!也太失禮了吧!」
「啊啊啊啊啊對不起啊——」我低下頭道歉,從背包裡抽出一張名片,塞進那人手裡,上下排牙齒打起架來,胡亂說了幾句,「非常抱歉打、打擾了!有、有需要的話,可可可可以聯絡上面的電話!總而言之,保重、你保重了!再見!!!」
媽呀!那個幽靈身邊的粉紅靈氣越來越重了,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對不起!我果然不該多管閒事,我已經做到我能做的了,一切就看那個人怎麼造化了……。

=

椴松目送那個女孩子頭也不回地狂奔逃離,還跌了兩個跤。他的手環上唐松的肩頸,憤憤鼓起臉頰說,「怎麼可以這樣啊!明明是女孩子卻不知道體重是大雷嗎!太誇張了!」
他瞄見唐松滿臉問號地攤開那張揉皺的名片,上頭還寫著什麼XX除靈,消除業障。
業障???這也太侮辱了吧!!!
「不要再看了啦!難不成你想淨化我嗎!」
「oh,my honey!我怎麼捨得讓你leave我身邊呢!」
他盯著他的墨鏡,反射不出自己的樣貌,有種莫名地火大,「唐松哥哥,你老實說,我會很重嗎?」
「No,no,no,小椴怎麼會有重量呢,小椴跟羽毛一樣輕。」
「哼哼,這還差不多,那個女孩子太不長心眼了啦!」
「小椴別生氣了,你的微笑更加閃亮喔……噗呃——」
「就叫你不要這麼痛了!好啦,我們回去了啦!」

唐松摸摸被揍腫的臉頰,再把小紙片丟進一邊的回收箱裡,「好,我們回家。」

=

我終於,過到一個材木日了嗚嗚qq
材木幸福一輩子qq
覺得在意自己體重的幽靈椴椴好萌,於是有了這個逗逼文,很順用了第一人稱,有種現場看到材木放閃的錯覺,可惜越來越逗wwww

謝謝大家的紅心留言和關注,只是小透明的我可以跟大家一起喜歡材木我真的好幸福qq

评论(14)
热度(40)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