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材木松】夜歸-後篇

*材木松

*自我流RPG松設定

*材木讀書會的無料(現在才發ry)

*唐松有點煩

*可是超可愛(自己講)

http://tortoise15.lofter.com/post/37dc78_ab29c74

這邊的後續

= 


松野唐松,吸允女神希杜里香甜的奶水長大成人的男子。他周遭的空氣中,酒精便占了一大部分,甜潤、誘人、醉心。他的師父是一代醉拳大師,鳩先生,而他,有幸落其門下,繼承師父的酒中精華。

--親愛的,你能理解醉拳的奧義是什麼嗎?NO,NO,NO,醉拳著重的不在醉不醉,而是你,有沒有被我迷倒。

師父是他最景仰的人,唐松甚至能在第一抹酒蒸散前,於地畫出師父英俊灑脫的相貌。只有他這般狂熱的弟子,深深將師父揮拳的英姿刻印腦中,下筆毫不猶豫,才能達到這般境界。

然而,唐松的信仰並非盲目,師父有師父的要求,唐松也有自己的堅持。

一直以來,鳩派的日常飲用水便是麥釀啤酒,香醇的啤酒在口中打轉,享受它特有的苦澀綻放於舌尖。師父總是半瞇著眼,以拇指抹去唇上殘留的薄酒,笑道,「這可是人生的滋味啊,唐松。」

好帥氣啊!!!唐松內心瞬間爆炸出千萬個小宇宙,覺得不能再崇拜!

可是,當他遇上葡萄酒時,母親的呼喚悠悠繞進他的耳裡,提醒他,「孩子,該回家了。」

鮮嫩欲滴的紅滑落鬱金香酒杯中,如行星運轉,轉出世界的和諧。他湊近杯緣,深深吸了口氣,紅酒甜美的氣息充斥著他的鼻腔。輕柔地轉了轉杯瓶,待沉睡已久的美人甦醒,接著,在她睜眼眼的剎那,啜飲一口,享受紅酒在他舌上擺弄她曼妙的身軀,多麼令人陶醉。嚥下喉間,他再深吸一口氣,此時又是另一種層次的美感,宛若仙女奔回天庭後留下的白羽衣裳。

是的,紅酒彷彿是他母親般的依存,同時也是他新的愛戀。

至此之後,他便離不開紅酒了。

可惜,這卻是與師父相牴觸的。

「唐松,鳩派的經典在啤酒的麥香之中,你要是執意留戀於紅酒,那我無法讓你繼承鳩派的醉終典章。」

於是,就連師父也無法拆散他和紅酒的情與愛,他踏上旅途,決定找尋自己的醉拳精華。


「簡單來說,你就是被趕出來了吧?」椴松揉揉自己的肋骨,想著怎麼有人只是喝酒而已也可以這麼浮誇。

「不,師父是讓我向外踏訪,在這遼闊的世界之中,追尋自己的意義。喔,鳩先生,我偉大的師父,為何如此耀眼!」

椴松還以白眼。



如果說他與紅酒的相遇是初戀,那麼,他在赤塚城偶然瞧見的那支舞就是邱比特射入他心窩的箭,一次眨眼的時間,他的世界全然不同,填滿了愛情的色彩。



「等等,你喜歡我的等級竟然跟紅酒一樣?」雖然椴松覺直覺腦子進水神經病肯定大有問題,但聽到自己的程度竟然跟紅酒一樣,這、這也太不可忍了吧?

「喔,我的小王子,你別著急,聽我說話。」椴松放棄,倒回枕頭裡放他自言自語。



愛情的色彩是甚麼呢?喔,這可不是那麼好形容的。

(椴松說他不想知道要怎麼形容,但唐松好像沒聽到。)

感覺有點像原先看的一張平面的圖,突然實體化,圖案色彩全噴灑出來,不只是視覺的刺激,更是對心臟的強烈衝擊。在熱鬧的赤塚城,最受人矚目的壓軸表演終於開始,舞台上是當紅舞孃,四周理當充斥著炸裂一般的歡呼和掌聲,但愛神之箭穿進他心底的剎那,他身邊的聲音猛然被抽空,他眼底只容得下站在最中央的那個人。彩帶煙花漫天飛舞,舞者在檯上表演,卻顯得模糊不清。

他的酒杯被身旁激動的路人翻落,他卻無暇拾起,而是緊緊注視著那個人,深怕他消失於他眼中任何一秒。

唐松站得遠,卻看得十分清晰。那人隨音樂撥甩的長髮,舞動時流暢的線條,他眼角裝飾的細碎星空,指尖上粉嫩的指甲油,舞衣上如陽光般閃耀的寶石與流蘇,啊啊、每一個細節都是如此清楚。

猝然間心頭一緊,他摸上胸口,發現它正劇烈地咆嘯著。他為精彩的表演落淚,他為那個人所心動。

是的,他戀愛了。

愛上了一個他不知道名字、身處遙遠天際的人。

本來以為,他與紅酒的愛情足以刻劃為歷史悲劇,使後人抹淚傳唱,但愛上那個人之後,他才知道,真正的愛戀是多麼幸福卻又苦澀。應該去找他嗎?應該告訴他我的心情嗎?噢,我是個身負罪孽的男人,對他坦承我的思念之意,是否會造成他的困擾呢?

(椴松說,你的確說了,也真的造成我的困擾了,可惜唐松沒有聽見。)

唐松得以輕啜愛情的甜美,卻同時陷入失戀的悲苦,他突然理解了,這就是紅酒的感覺啊。那個晚上,他心中的愛逐漸發酵,他飲下紅酒,捧著裝滿月光的玻璃酒杯,舞出唐松流的紅酒醉拳。



「說到這個,我能感悟到我流醉拳都是因為你,我想以你的名字為我的愛之紅酒醉拳起名。」

「媽的你給我打消這個念頭喔!丟臉死了!」



就在唐松習得醉拳奧義的晚上,他也決定離開這個愛與悲痛交織的赤塚城。

我的公主殿下,再見了。

他望著飽滿的月,心中無限惆悵。然而,他卻看見了那抹令他醉心的身影。愛神沒有丟下他,在他決定離開之時,竟然再次安排了他與他的相遇。無論如何,唐松都必須告訴他,他如何一見鍾情,又如何陷入思思慕慕的愁苦之中。



「『公主殿下,你偷走了我的,心。』你特麼告白可以再爛一點。」

「我只是把我內心最深刻的情感全數傾瀉。」椴松受不了了,雞皮疙瘩起了滿手臂,「我只是想問你為什麼你會出現在我家,你扯東扯西做甚麼?講重點好嗎!」

「那天晚上,你看起來很累,說完話後就腿軟倒了下去,於是我就肩負起 Love knight 的職責,送公主殿下回家了。」


說起這個,椴松似乎有印象了。

那天晚上他真的累到爆炸,又遇到神經病騷擾簡直腦溢血,好不容易讓他相信自己是男人之後,椴松一個沒站好,跌了下去,反而被那個人抱了起來。

……椴松有點不好意思了。照理來說應該要踹他一腳,逃脫下來,遠離神經病,順帶給這個把他當女人公主抱的白癡一記中指,但是、但是……因為他真的太累,那個人的臂彎實在太舒服了,所以、所以……他就也、懶得做那麼多動作了,倒進他懷裡就睡了起來……。

啊啊、椴松你這個傻瓜蛋。他含淚掐了掐手臂,懲罰自己引狼入室的行為,要不幸好這是個笨蛋,不然把鑰匙交給人家,多危險啊。


椴松向前拍拍那個人的臉頰,語氣有些失望,「唉,不是幻覺啊。」

那他這麼失策就是真的了,得好好檢討一番。

猛然一跌,那人拉過他的手臂,將他擁入懷中,緊緊抱著他,恨不得他融化在他懷裡,「真的!是真的!你是真的我也是真的!好愛你!」

臥槽,這裡有個野生的白痴啊!

椴松紅得耳根都快滴出血來,想掙脫他的手臂,卻逃不開來。

「喂!放開我啊!白癡我不是說過我是男人了嗎!」

「喔,我的小王子,我愛的是你啊。」


= 


當初為了材木讀書會一時腦洞大開,把這篇寫完了wwwww

雖然很腦很逗逼,可是我好喜歡這樣子的犯罪者唐松和受害者椴松wwwwwww

謝謝喜歡材木的大家><

评论
热度(16)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