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材木】The wedding

*東君英文不好求鞭

*東君沒看到他們結婚死不瞑目

*短打


松野椴松的理想,是童話一般浪漫的婚禮。

在舞宴廳中擺滿氣球與緞帶,泡泡在光的反射下浮動著夢幻的七彩波紋,他想佈置一場王子與公主相遇的舞會宮殿。舞台旁有兩個三尺高的大白兔玩偶,幸福地靠在一起,捧著一顆粉紅大愛心。另一側是九層結婚蛋糕,每層都精心雕刻奶油玫瑰和蕾絲緞帶,頂層又是兩隻兔子糖娃娃,手牽著手相依偎著。長桌佈在會場兩側,擺滿一盤又一盤裝飾精美的甜點,泡芙、舒芙蕾、提拉米蘇,布丁、馬卡龍、草莓慕斯。兩旁還有服務生配戴羽毛面具,端著紅酒或葡萄汽水。

他的女孩會乘坐水晶南瓜馬車來到婚禮會場,她穿著一襲潔白及地長紗,頭戴婚冠,挽著父親的手,一步一步走向他。紅腫的眼仍不減她的甜美,她笑了笑,覆上他伸出的手。

多麼美好。

但是,當唐松在無人問津的廢棄小教堂裡變魔術一般從背後亮出一束粉紅與藍相間的玫瑰時,椴松腦子裡只閃過一句話

——什麼童話都去死吧!只要是這個人就好。

他們甚至連西裝也沒穿。

玫瑰花束中央有隻模樣古怪、一看就知道是出自唐松大師的狼犬玩偶,小手捧著一枚鑲刻藍色寶石六爪戒指。

抹開眼角的淚,椴松接過他的捧花,依然忍不住說了他兩句,「太浮誇啦,唐松。」

唐松笑得燦爛,眼底的繁星熠熠動人,「不夠華麗怎麼能配得上小王子呢?」

「⋯⋯勉強及格啦。」

接著,椴松拿出口袋裡的墨藍貝殼盒子,臉埋進唐松剛剛給的捧花裡,紅著耳朵在唐松面前打開盒子。深如海的盒子裡是粉色絲絨,躺著一只簡單的玫瑰金圓戒,中心點了顆小小的粉紅寶石,內圈刻著他們倆名字的縮寫,KaraTodo。

唐松欣喜若狂地接過戒指盒,恨不得將它揉碎於心間。他整個人都暖起來了,攬過椴松的後頸,於他唇上輕輕一吻,一個又一個甜滋滋的吻。椴松嚇得推開他,兩頰像是被火紋身般通紅,「等等啊、你怎麼不照順序來啊!」

「順序、好,我們照順序!『Will you marry me?Yes, I do.』好,現在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唐松胡亂說了一串話,然後一把抱起椴松,轉了好幾圈,再放椴松於禮桌上,貼近他的唇瓣,邊笑邊舔吻他的嘴角。

椴松被揚起的灰塵搔得直打噴嚏,他摀住唐松的嘴,打斷他的連擊,「誰說我是新娘了?」他脫下薄外套,蓋上唐松的頭頂,再湊近他訝異的臉,鼻尖貼鼻尖。

「現在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

他們為對方戴上戒指,將心與心緊緊圈在一起。

教堂外白鴿雙雙展翅飛向天際——


我真的,好想,看他們結婚嗚嗚嗚嗚嗚嗚。

其實我有出現在文章裡面(不重要)

希望材木能夠恩愛一輩子qq

评论
热度(29)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