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瘋子

*十椴

*借离太太的黑道松梗加人設

http://weibo.com/5876611943/Dlskvl9Bd

*椴右加敦椴前提的十椴

*標題是說十四松沒錯

*某種程度的病,慎入

*渣文筆不能好了



  「回——來啦!!!」十四松猛然撞門而入,看見床上那人再一蹦兩跳地衝上前去,「小椴!!!」
  椴松嚇得手機摔到一邊,伸手接過自己的兄長,「十、十四松哥哥,歡迎回來。」
  臉頰貼上椴松柔軟的細髮,十四松一手攬過椴松肩膀,一手狂亂地在他髮旋搓揉,「小椴喔喔喔喔喔——」

  寵愛全傾倒於椴松,讓他又困擾又溫暖,然而,十四松卻兩眼微瞇,分心注意椴松剛剛丟到一旁,面朝下放的手機。
  懷疑兄弟是不對的行為,但哥哥說最近小椴很不乖。
  衝向椴松之前,十四松發現他原先正笑吟吟地滑手機,卻因為他突然進來面帶驚恐。
  為什麼要害怕呢?
  為什麼要快速按掉螢幕呢?
  在隱藏什麼嗎?
  小椴之前會這樣嗎?

  「吶吶、十四松,最喜歡椴松了喔!」
  突如其來的告白讓椴松接得措手不急,零點零零一秒的時間內,他迅速做出反應靠上哥哥,緊緊抱著他,「嗯、我也最喜歡十四松哥哥了!」
  十四松在他與椴松之間拉開一段距離,顏上依舊開著大大的笑,眼神卻空洞得仿佛能聽見回音。
  「真的嗎?椴松?喜歡哥哥嗎?最喜歡哥哥嗎?」
  直覺不對勁,椴松心底大拉警報器。不到一秒的動作,終究讓眼明的十四松發現他方才的行為。
  ——不應該鬆懈下來就和敦通訊的。
  椴松奶著嗓音,盡可能討好。
  「對啊,最喜歡哥——」
  猝地,椴松喉間一股強勁的力道將他推向牆,後腦狠狠撞上,他瞬間眼前白花。
  鎖上他咽喉的手持續加壓,掐住他最後一點聲音。不曉得是腦後撞擊還是缺氧,他無法對焦,眼前的人分裂成好幾個殘影。
  椴松想發出聲音,卻只能發出細碎破爛的嗚鳴。他不敢扳開十四松的手,只能像溺水的小貓一樣虛弱地握上他的手腕,乞討他的原諒。
  「椴松,你不被允許離開。」
  淚水染濕十四松過長的袖口,他死死瞪著他,眼底隱約閃爍著琥珀般冷冽的光芒。
  「好好記住這張臉,」他湊近,扣鎖他咽喉的手再向上提了些許,「除了這張臉,你不能再愛上其他人,懂嗎?」
  事實上,十四松說了什麼他聽不太清楚。他滿臉通紅,大口大口想吸入空氣,然而徒勞,只換得唾沫和眼淚灑落。雙眼好像要被擠出眼眶一樣,撐得老大。他艱難地點著頭,從十四松的角度看,椴松僅僅更痛苦地顫抖而已。
  時間凝結了一世紀,或許下一秒椴松就會死去,十四松終於鬆開他的手。
  解除緊銬的椴松抓上自己勒得發疼的脖子,想呼吸但乾燥的氣管突然湧入空氣反而嗆得他直不起腰,只能低頭跪在十四松面前猛咳。
  十四松褪下幾秒前的冰冷,將剛從地獄回來的椴松擁入懷中,疼愛幼孩般地輕輕拍著他的背,「椴松、椴松,最喜歡你了,不可以離開我們喔。」
  椴松被包覆在刺眼的黃裡,全身的細胞都在咆哮,瘋狂迷亂顫抖著。

  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瘋子媽的他們全都是瘋子!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他的哥哥全都是瘋子!!!

  瀕臨死亡不是第一次,因為哥哥差點死去不是第一次,可是憑什麼他要受這種苦?
  他是哥哥們的玩具,冠以疼愛的名義囚禁他於沼澤之中。
  他被瘋子們圈養著,該死。
  椴松蜷曲於十四松懷裡,十指死扣著他,將他的西裝扭捏變形成被雨打落的破爛黑薔薇。

  『……不會走啊、怎麼會離開呢?不帶著你們這群瘋子一起下地獄,怎麼行呢?』


= 


真的必須說,自從阿醬餵我吃离太太的黑道電子松後,我整個欲罷不能。

离太太的文還變成我半夜睡不著覺的床前讀物(…

謝謝离太太願意借我設定寫,這個設定真的好棒啊qq

不忍說十四松壞成這樣真的超糟糕的,可是,我好喜歡啊(自裁

我承認我只是想寫十四松掐椴松而已,唉,我的文筆何時回家qq


评论(4)
热度(23)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