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松】我們今天不打魔王!

*偷官方RPG職業加自我流設定
*輕松的職業因為想不起來官方給他定什麼所以先設魔導
*速度松、數字松、材木松
*基本上每隻松都是孤兒設定

=

小松-勇者

職業名為勇者,實際上是遊手好閒的無業者。
接接任務,打打小怪。心情好就會拿重劍亂砍,心情不好就舉不起劍,不想做事,只想在家裡耍廢。
因為原本待的村子已經沒有魔物可打,只好向外地理大發現。
是輕松同個村子的小竹馬,目前和他一起生活,依賴著輕松養家活口。 其實會做的事不少,但就是想給輕松養,在他眼裡是個廢物形象。
發現赤塚城的怪好像挺多的,目標往此前進。

「魔王?不要,好麻煩,聽起來就很難打。」


唐松-武道家

一代醉拳大師的二弟子,可惜因為崇尚喝紅酒而不是啤酒沒有成為繼承人,離開師傅和師兄弟們後四處奔波遊走。
愛好和平的武道家,時常喝酒喝到一半看見有人被欺負而伸出援手,但更常造成老闆多麻煩跟損失而賠一堆錢。
流浪之旅停留在赤塚城,意外見到舞團表演,對紅牌舞孃一見鍾情,而決定留在他身邊保護他。但事實上這個行徑根本是神經病加跟蹤狂,椴松深受其擾。
目前留在赤塚城的酒館裡洗碗打工。

「喔,醉拳的精華不再醉,而是你,有沒有被我迷倒。」


輕松-魔導

治癒型的魔導士,雖然很不情願,但必須由小松保護著。
神術為天賦,記憶型的法術,有背就有魔法。碎碎念的技能點滿,吟唱得快又不容易被打斷,很強的奶媽。
和小松在同一個村子長大,罪孽的竹馬。村裡的魔物被打光了,出發跟著小松探索世界。
很希望能找到其他工作,可惜事實上一無所長,要不是有天賦大概也是個家裡蹲。
如果小松亂跑不聽話,輕松會故意等到他快死透了才吟唱。點得準、念得快,倒是沒失手讓小松死過。復活術對他來說不是難事,只是很麻煩,不希望小松死掉。

「我說過多少次了?你跑出我的吟唱範圍你是要我怎麼回復啦!廢物勇者!」


一松-弓箭手

某國國王膝下無子而收養一松,認為他的眼神既黑暗又純粹,國王很滿意。為培養成繼承人而從小訓練,被國王視為己出。防身技術沒有少學,但最上手的是弓箭。
而後王國被奸臣推翻,迫不得已只好到處流亡。
明明快要餓死了,還是把一半的麵包分給了貓咪,是個只對貓咪心軟的好孩子。
在瀕臨死亡的時候,受到十四松的照顧,因而被馴服,和十四松一起旅行。在十四松不知道的背後處決了所有他知道的、欺負過十四松的人。
對世界懷有怨恨,唾棄世人的貪婪和偽裝,但死於這樣的世界手上實在太恥辱了,所以很努力活著。
被十四松的真誠所吸引。
和椴松待在同一個孤兒院,但因為筋骨不夠軟,沒有被選入舞團。

「我討厭這個世界,除了你。」


十四松-吟遊詩人

左半邊的臉生來便帶有惡傷,被視為惡魔之子,雖然母親極力守護他,但母親在他五歲時過世,他頓時失去生活能力,只能存於社會的垃圾底部。到十歲前都不會言語,而後被獨居老奶奶收養,學會了說話,聽了許多故事。
雖然接受了世界的惡意,卻仍然是願意溫柔待人的天使。 為自己做了一副面具,能反映自己的內心情感。
在老奶奶逝世後踏上旅程,以說故事維生,還會耍點小雜耍。
旅途中撿到一松,進而有了夥伴可以一起旅行。
聽說赤塚城很熱鬧,一直很希望能跟一松去看看。

「十四松開心!笑!十四松不開心!也要笑!」


椴松-舞孃

小時候被舞團老闆看上,買入舞團之中,接受各種嚴苛的舞蹈訓練。雖然很痛苦,但都撐過來了。其實老闆人好,就是該做的訓練要做完。
因為老闆說,小椴啊,我一眼就看出你適合這套衣服。於是換上舞孃裝,成為舞團最美的舞孃。
並沒有什麼要成為第一人的夢想,只想混口飯吃加報答老闆。但現在他只想把老闆的命根子捏爆。
在所有人面前都是乖孩子的椴松。
會換上女裝只是因為自己合適自己喜歡。
在赤塚城有自己的房子,佈置得很像宮殿。目前被神經病糾纏著,至今仍覺得會出現在他家的那個是幻覺。
一眼就認出一松了,但因為一松沒有認出他,也不打算說出過往。

「明明只是個幻覺,為什麼還這麼痛啊?」

=

數字組的設定意外得很黑暗,但我很喜歡qq數字他們現在過得很開心哦qq
反觀其他人特別是速度組根本歡樂得像個廢物233333(no)
材木就是,嗯,罪犯吧(

希望被衝散的六子在轉世之後還能相遇、相識,就是一個這樣的概念//

评论
热度(84)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