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松】Never Land

*松24之後

*壞掉的哥哥

*囚禁

===

「我、很寂寞呢。」

「不要走啊,不要丟下我啊⋯⋯」

「我們是六胞胎啊,六胞胎分開了,就不是六胞胎了。」

「我很在意你們啊。」

「永遠在一起,不好嗎?」

「夠了吧!你到底在幹嘛啊——」

額頭靠額頭,他閉上眼,停頓了兩秒後,輕輕地問。

「對吧,十四松。」

十四松劇烈顫抖著,恐懼攀上全身,兩眼睜得老大,眼珠子快速小幅度轉動著,習慣的笑容依然掛在顏上,眼淚撲簌簌流下,他只能一再重複同樣的、破碎的字。「⋯⋯對、不起,對不起,小松哥哥⋯⋯對不起,對、對不起⋯⋯」

「十四松哥哥啊——」椴松被銬在十四松身旁,兩手被反折向後固定,他崩潰地大哭,想阻止那個人持續為十四松加壓,卻動彈不得,「小松哥哥、啊啊、住手啊——」小松視線轉移到椴松,親暱地搭上十四松的肩,將他的頭扳向椴松,笑道,「噗,十四松你看,小椴又尿褲子了。」

十四松完全聽不見、看不見,只是反覆反覆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小椴,我等一下幫你拿新的內褲啊。」他瞇起眼,裂開細長的笑,「你看,你明明就必須依賴我,為什麼要離開呢?」

「不要、不要啊!!!救、救命、啊啊、十四松哥哥——」椴松為十四松隨時都會壞掉的狀態感到驚恐,只能破口高喊,哪怕聲音傳不出去,他也使勁呼救。

「⋯⋯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一松同樣被反銬在地,他不敢看十四松,僅僅低著頭喃喃,淚水劃開雙頰,串串下落,在地上開出一朵水窪,「我知道的、都是我的錯⋯⋯嗚、十四松對不起,都是、都是我的錯⋯⋯對、對不起⋯⋯為什麼我要走,我不能走的啊,明明是個垃圾,還妄想著出去能幹嘛呢,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夠了閉嘴!一松!那不是你的錯!」輕松打斷一松的低喃,轉而對小松大罵,「小松哥哥,你到底做了什麼啊!!!」

「唔、你說什麼呢?」小松歪頭,兩眼失神,「輕松、輕松,就是你離開我們的啊,不可以偷跑啊,為什麼要走呢?」

他抱著十四松,眼淚從眼角滾落,「你看,十四松都受傷了,怎麼可以呢?做哥哥的不就是、不就是要保護弟弟嘛?十四松,十四松,對不起,我不會再讓你受傷了⋯⋯」

「小松,你夠了!快醒醒!這是錯的啊!」唐松依然沒有放棄掙扎,他狂扯身後的手銬,但這堅硬的程度卻遠遠超越他的想像。

「你倒是說說,這是什麼鬼地方啊?不要開玩笑了!」輕松高分貝吼著,他完全不能理解小松從哪來這種闇不見天日的監牢。

「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呢?這可是我精心準備的,啊啊、這樣你們就不會走了。」

他打著牙顫,眼神空洞地像是永無止盡的宇宙,只剩一張像是破布拼貼的笑容。

「我的好弟弟,不要再離開我了。」

「我很需要你們啊。」

「廢物也沒關係,垃圾也沒關係,人渣也沒關係,只要我們在一起就好。」

「我們可是,六胞胎啊。」

「我、很寂寞呢。」

「吶吶,小松哥哥,為什麼彼得潘不要當溫蒂家的小孩呢?」

「啊、因為他不想變成大人啊。如果離開永無島,總有一天就會變成大人的,麻煩死了。」

「可是,永無島的其他人都離開了啊,這樣只剩彼得潘了不是嗎?」

「欸欸,不要緊的,彼得潘會帶他們回來的!」

===

在半夜看完生松24,隔天起來陪沒沒看熟肉,晚上再陪極沫又看了一遍,吞下各種虐大哥的刀和玻璃之後,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昨天晚上打工,一邊盛便當,一邊想著幽暗的地牢裏,小松哥哥把大家抓回來的樣子。

不過其實我昨晚回家後,又看了很多溫馨的糧,其實就釋懷了。

我現在心如止水。

他們出門也好,把哥哥也帶出門吧,他很寂寞、很害怕啊。

雖然釋懷了,但我還是想把腦中的東西打出來。

嗯、又是這樣不倫不類的東西,傷眼了<O> 

原本有想過大哥最先抓著輕松崩潰,但後來想想,他應該會一直抱著十四松。十四松是不會反抗,最聽話的,好孩子(就小松來說)。

命名為Never Land,中間有個空格,唔,我只是想強調那個字而已(。

從drma松裡面,哥哥被掉進洞裡,他不是往上挖而是往下挖,而且只花了20分鐘,就挖到地下城,他真的行動力超高,只是方向錯了(???)

嗯、如果錯的話,就錯到底吧ry

评论
热度(13)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