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喻王】my little heart

*我他媽為什麼要拿這種東西出來丟人現眼###

*每次都會OOC

*話說原本應該要是生賀的

*原本應該是個長文但我短小快ry

*同場加映的短篇反而像正篇

*我他媽到底再寫三小(哭笑

*這時就想要一個繪手媳婦(然而我只有妹妹

= = = 


  喻文州是個愛笑的人,單純供奉著「伸手不打笑臉人」,交際上得順利許多。儘管怒氣上升黑起臉仍掛著微笑的模樣確實造成很多人的陰影,特別是藍雨的孩子們,不過,此是後話,稍後再提。

  此時,喻文州的笑容絢爛得讓人以為太陽掉下來了,亮得無法直視。真要說笑容,倒不像他平常,嘴角彎彎,兩眼微瞇,雙眉拱成漂亮的曲線。今天的他,沒掛著一慣的笑,好像要抖出眼底細碎的星光一樣,眼睛以三次為頻率快速眨著,嘴唇抿成一線,怎麼樣也藏不住他的笑意。

  今天的喻文州大大,很開心、超開心、世界開心。

  心情好也不是沒有原因,理由簡單得不得了,只是因為他收到一封短訊──

  【發生了點怪事,必須麻煩你來一趟,電話裡不好說。機票我付,有點急。】

  不為別的,衝著這點,喻文州瞬間做出反應,滑鼠動了兩下,一秒訂下往B市的機票。手速之神速,讓人意料不到,可惜他是在自己的房間哩,若是藍雨戰隊裡其他人瞧見,肯定大嘆奇蹟,黃少天都能現場為他爆起的手速唱一首長賦歌頌幾番。

 

  大約三小時多的路程,出機場後,喻文州拎著王杰希家地址很快打了車,飛似地到了目的地。他站在大樓門口前,和警衛揮了揮手,打聲招呼,隨後撥通電話給王杰希,告訴他他已經到了。另一頭,王杰希捧著手機,看見喻文州的來電提示,嘴唇緊緊闔成線,思索了一下,還是滑到忙線。監視錄像中,喻文州正準備再撥電話,他趕緊輸了段密碼,遠程控制大門開關,讓喻文州入門。

  隨後,喻文州收到訊息──

  【9樓12房,到了按個鈴,我幫你開門。】

  這般神神秘秘,搞得喻文州真擔心起來了。為什麼王杰希不接電話呢?他翻出幾小時前收到的訊息,「怪事」二字像是細藤蔓密密麻麻纏繞他心頭,噎住他的呼吸。喻文州沉下心,雙手抱胸,食指停不下搓揉左肘,表情很是凝重。

  難不成,他得了什麼病?不能說話?而且,還是很嚴重的病,不然他不會特別找他上來,卻半字不提。到底怎麼回事?

  前幾日對談並沒有特殊異處,怎麼回事?沒有睡眠不足,沒有異常疼痛,近期壓力也沒有太大變化,毫無徵兆,無從推敲。有些疾病就是突如其來到來,措手不及,這該怎麼辦?再者,王杰希也不是事事都會告訴他,每天幾乎是訊息往來,最多電話一兩句道個晚安,他怎麼能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呢?

  要說遠距離戀愛,其實他們更像是網戀。兩人各自有自己的事務繁忙,一個在南,一個在北,相差16度緯線,沒辦法天天見面。平常遊戲、訓練、討論群組都能見到他,但真要說見到本人還是比賽時來往各戰隊主場,兩人分別領著自家隊伍爭勝場爭積分。

  本想著兩個大人了,不需要整日整夜惦記對方在想什麼或不在想什麼。但相隔遙遠,不能時刻確認對方的身體狀況,真的很提心啊。喻文州此時才發現遠距戀愛的難處。

 

  電梯速度不慢,他很快找到12房,按鈴等王杰希開門。

  王杰希曾說過,他不喜歡被打擾,特意選了隔音設備保證的住所,因此,喻文州在門外完全沒法得知王杰希到底在做什麼、來了沒。約莫五分鐘,開門的卻是一個小孩子。

  片刻之間,上百條訊息在喻文州眼前炸開。

  小孩!小孩?小孩!!!小孩???

  一眼看下去,這氣質還挺像的啊?親戚家的孩子?這劇情不是很常見嗎?可是,叫親戚的孩子來應門,也太不省心了,王杰希會作這種事嗎?等一下,意思是說,裡頭有他的家人?這是要見父母的節奏了!!!

  再不可能……王杰希的孩子???

  不是吧不是吧,怎麼可能呢,太魔性了太魔性。但看看那對大小眼,像得不得了啊!!!

  等等、大小眼這種東西是能遺傳的嗎?王杰希的孩子不可能大小眼吧?

  那麼,這是誰的孩子???王家到底有幾個大小眼!!!

  不可能……不可能的……

  

  應門的是個目測三歲、小小一隻、把白色日常T恤當連身裙穿的小男孩,他踩在椅子上,想著他搬椅子過來開門應該花了不少時間。他的左眼和家主人一樣,大得突兀,直直盯著他。眼力訓練平時沒少做的喻文州還發現他領口綁著一條橡皮圈,估計是為了繫緊前襟,不讓衣服滑落。

 

  次奧……。

  喻文州忍不住在心裡爆粗口。

 

  「喻文州……」

  碰──

 

  男孩開口的瞬間,喻文州果斷關上門,蹲下身,覺得手腳麻痺,心跳加速,暈頭轉向。腦中訊息刷上千條、萬條導致CPU過熱,嗡嗡作響,隨時都有可能燒壞。

  千萬條訊息都是同一則:

  那是王杰希,不行了我會犯罪……

  那是王杰希,不行了我會犯罪……

  那是王杰希,不行了我會犯罪……

  那是王杰希,不行了我會犯罪……

  那是王杰希,不行了我會犯罪……

  那是王杰希,不行了我會犯罪……

  那是王杰希,不行了我會犯罪……

  那是王杰希,不行了我會犯罪……



= = = 

同場加映(寫者想寫但寫不進本文的東西)

*對就是三歲身體的王杰希


  「文州,能麻煩你件事嗎?」王杰希從皮夾裡翻出三四張鈔票,「老穿著這件衣服也不太好,能幫我出門買套衣服嗎?不用在意我的喜好,能穿就行。」
  他指的是自己身上的居家T,他家本來就沒有童裝,只能胡亂拿衣服穿穿,底下當然也是空的,怎麼想怎麼不舒服。
  「可以啊,哪兒有賣場?」
  「出大門後左轉走兩條街就有間大家的。」王杰希再遞過鑰匙,「大門可以用這個感應。」
  「等我回來吧。」喻文州摸摸他的頭,卻被王杰希的小手一把拍掉。
  「你再碰我讓許斌他們把你的手打到只剩20。」
  喻文州一手遮嘴,瞇起眼,笑意自眼角溢出,「真過分呢。」

  送喻文州出門後,王杰希足足看完一時段的整點新聞,才聽到門再次轉開。
  怎麼了?為什麼這麼久?
  他沒有提問,卻被領著大包小包的喻文州給驚呆了。
  「不是吧,只讓你買一套衣服啊。一、二、三......四袋?這些都是衣服?」
  「有五袋喔!」他轉了轉手,給他看真的有五袋,「沒辦法,太多衣服太喜歡了,忍不住都買了。我沒花你的錢,就當我送你。」
  看男友送自己五袋童裝......王杰希放棄思考。
  「買了就買了,我去換。」
  喻文州開心地從袋裡拿出套裝,一件件展示他的禮物,「杰希,你喜歡哪種的呢?你看這個,小熊、小兔子、小鱷魚......這件連帽貓咪和長版小蜜蜂的我抉擇很久呢,所以都買了!」
  「......這個是裙子吧?」他捏起一件蛋糕裝,做工精緻,甜美可愛,但王杰希很不滿意。
  「不是,不是,這是褲裝,你看,裡面有小短褲。不過這真的是女裝沒、噗呃——」
  王杰希不能忍了,小拳頭往喻文州臉上狂貓。

  「我可真知道你的興趣了,我會提醒我們隊員離你遠點。」



评论
热度(16)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