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林方】初戀這件小事

*林方

*初戀私設

*直男被扳彎什麼的好萌#


對於初戀,林敬言腦中會浮現一個畫面。清爽乾淨的夏末午後,他坐在陽臺上,把玩著手中的飲料杯。他慵懶地靠在漆成白色的椅背上,長吸管攪動杯底的冰塊和浮動的樹影。

對了,那是杯梅子汁,青青澀澀,酸酸甜甜。


他的初戀是在高中,一個長髮及腰的女孩。不是得忒漂亮,但穿起白襯衫,卻非常合適,清秀得令人微笑。她極少露齒笑,僅僅點頭,彎起嘴角,此時,右邊的酒窩會跑出來,很可愛。

那時候她是這麼說的,班長,我下星期要上台,你願意聽我練琴嗎?

她借了音樂教室的鋼琴,放學過後,只剩下他們倆。她將長髮勾到耳後,十指在琴鍵上起舞,而他靠在窗邊,看著這幅精緻的畫。

那時候,是彈什麼曲子呢?輕快的?溫柔的?激昂的?他沒印象了,但他還記得風兒捲起窗簾,輕柔地拍打他的後背。

——班長,請指教? 他喜歡她右頰小小的酒窩。


為了她,他裝過文青、寫過詩。

青澀得不得了的高中時期,他始終沒有將詩送出,更別說牽牽小手什麼的了。

在她轉學後,他發現,相處的這一年,他們之間除了並肩回家,最近的距離是她在音樂教室彈琴,而他從窗邊靠到琴邊,僅此而已。 她走得匆忙,他沒機會道別,他的初戀從未開始便落幕。

他的情詩,至今仍躺在音樂教室的講臺下。 得知她再也不會回到這間教室後,他才刻的。


看見冰箱裡喝到一半的罐裝梅子汁之後,他莫名多想了。

或許是一時興起,他把梅子汁倒進馬克杯裡,投了幾顆冰塊,插了一支吸管,然後窩進沙發裡。

不是陽臺,不是白椅,他坐在沙發上,摘下眼鏡,他覺得特別輕鬆。

同是夏末,同是午後,但沒有葉影在他杯中搖曳。

他環視四周,與他理想的場景自然是不同,可是,他卻覺得挺好的。桌上尚未收拾的電競雜誌,一方陽光灑落其上,凌亂得安心。簡單的小套房裡,有成對的用具,就是大大的幸福。


不是初戀。


「唷!回來啦!不給你最愛的方打打一個愛的抱抱嗎?」

玄關的聲音拉回他的思緒,他笑,放下馬克杯。林敬言輕拍兩下手,再張開雙臂,待他的戀人投入懷中。


不必是初戀。


评论(3)
热度(8)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