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深海之心(喻王)

*喻王

*給牛珊

*他娘的我不知道該取什麼篇名

*大概崩了ry

  苦鹹的海風襲上,每日每夜,不管睜眼閉眼都是這個令人安心的味道。雙手覆上木杖,他以指腹細細撫過杖端特殊的刻印。蔚藍的海與天收納進他眼底,此時,他站在前甲板上,離海最近的地方。強勁的風浪一波波打過來,發出陣陣兇猛的嘶吼,惹得他的長衣擺不安靜,但王杰希仍站得挺直如山,顏上滿是自信與滿意。

  一隻翠綠的鸚鵡嘲他喊叫了幾聲,在他身邊盤旋幾圈,便輕巧地落在他肩頭。

  「嘎哈哈哈哈哈哈哈──」牠的小鳥嘴咬了咬他同樣金黃的耳鍊,動作還算溫柔,但就是這叫聲不夠悅耳。沒想到,這隻靈敏的鸚鵡不但懂得分辨方位、比羅盤還精確,還會詐賭、是船上最奸詐的賭徒,更不要說牠膽子大到敢挑釁虎鯨白鯊等等海上霸主,可惜,身為一隻鸚鵡,牠卻習不得人語,費了再多力氣教牠,牠也只學會這樣逗趣的笑聲,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他也不知道,算是這隻小鸚鵡唯一的缺陷了吧。

  「夠了,別扯了。」王杰希語中帶些寵溺的笑意,只是將耳鍊從喙中救出。猜想或許是牠還不習慣他耳上掛了新飾品,對新奇的事物起了興趣。而他想起這金耳鍊的原主人,表情盡是無奈。

  鸚鵡的動作停了,轉而盯向前方,急躁地鼓起翅膀,甩他幾巴掌,王杰希又是啼笑皆非。

  一抹小白點出現在海平面上,漸漸靠近,漸漸放大,最後一隻潔白的信鴿成型。王杰希伸出食指,讓牠降落,另一隻手則輕輕搓揉信鴿的胸口,後者發出滿意的咕嚕聲。

  他從信鴿腳上取下一方摺疊整齊的小紙條,將牠擱在空餘的左肩,但顯然他家驕傲的鸚鵡不願與之「共處一室」,又是鼓翅,又是鬼叫,想嚇唬人家,但畢竟是受過訓練的信鴿,怎會輕易受怕?牠安安定定地依偎在王杰希臉邊,蹭了兩下,再滿不在意地回望鸚鵡。這個小傢伙一激,氣得臉都綠了,馬上展翅離開,回到架著海盜旗的船桅上周璇,宣示主權,臨走前還不忘拿尾巴甩了一下他親愛的主人。

  王杰希沒挽留那個任性的小傢伙,打開紙條,開始閱讀信上俊秀的字:

  『海盜先生,近日可好?

  聽同僚說起,海盜先生前幾天剛攻下一艘商船,而且還是有名的大公司,想必現在正心滿意足地站在船前吧。

  那麼,先讓我祝賀您。

  上司將這份工作交給同僚,我為無法親自前往拘捕您感到抱歉。多想再看一次那場被讚為「魔法師的饗宴」的完美攻法,我日日夜夜都等著與您海上重逢的日子,可惜,上司無法察覺我的心意,真讓我有點小難過。為了應對您的魔法,我這幾個月練了幾套戰術攻略,相信我們精鍊的團隊能成功攻下您的,敬請期待。希望這簡短的字行間能讓您了解我的惋惜。

  算一算信鴿過去的時間,海盜先生應該差不多要歸岸了?』

  「船長──看到岸了──」高英傑在遼望台上高喊,高興地揮舞望遠鏡,接著船上爆起一陣陣歡呼,鸚鵡刺耳的笑聲特別明顯。

  掐得可真準確呢。王杰希笑笑,朝療望台舉個手,表示他明白了。

  『於是乎,海盜先生、魔法師大人,願意與我一同參加鎮上的嘉年華會嗎?在我的私人住宅裡能夠觀賞到最完整、最漂亮的煙火表演,而不受他人打擾。

  期待您的回音。』

  他又知道他將歸向哪個小鎮?王杰希挑起劍眉,很想這麼反問他,但很不巧地,就算沒指定是哪個鎮,他剛剛好要登上的小鎮正好就有嘉年華會,小別他們已經期待很久了,沒想到連這個都算到了啊。

        這麼做真的好嗎,海軍上校喻文州大人?

        他將信紙撕成碎片,向海上一灑,被海風捲起,沒有落海,反而遁入天廳。

        見漫天紙屑如雪片紛飛,他勾起笑,思索著該施什麼樣的魔法讓他能無聲無息地消失,以赴少校先生之約。

评论
热度(14)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