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漁父

  第一眼見到他,你便認出他是三閭大夫。

  這雙因戰亂而闔上的眼,竟再次看見了他。

  他踩著沉重而蹣跚的步伐,兩眼失神,面如死灰。髮帶隨意束起蒼蒼白髮,然而,他的生氣卻從清風一點一點自髮梢逝去。你早聽聞三閭大夫之名,但沒想到他本人是如此消瘦,如暴雨後的枯枝,輕折即斷,如疾風前的殘燭,稍縱即逝。脆弱不堪的他,是血液中貴族特有的、滾燙的高傲支撐著他。曾經,他意氣風發,心中滿是抱負與未來,如今,那炙熱的血似乎逐漸冷卻。

  他站在江邊,舉首深深凝望遠方遙不可及的月,一抹星光滑落他臉龐。

  他不是落淚,只是疲倦。

 

  面對過於相似的他,你忍不住向他伸出手,邀他上船。

  「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

  放下吧!放下吧!江海之闊,為什麼不離開這個失意的世界?天下之大,哪裡沒有三閭大夫的棲身之地?王不需要太乾淨的眼,不如拋下理想,轉身之後,便是海闊天空──

  你看盡世間悲歡離合,走過戰場與飢荒。面對亂世,總有改變的念頭,但掌權者昏愚,奸臣當道,改變不了世間,便改變自己吧!擲一長竿,乘於輕舟,你在亂世中隨波逐流。拋下魚網,哼起小調,你認為這便是自由。是的,你能隨心所欲,與你的斗笠一同悠遊於世間,不受拘束。日升而起,日暮而息。你離開紛紛擾擾的塵世,來到名為自由的江河之上,享受清閒。

  「眾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醨?」

 

  提及理想,他空洞的眼彷彿燃起些許火花。此時,他像一個真正活著的人。高貴驕傲的他不肯沾惹半點塵土,這世間太不堪太骯髒,他無法忍受自己浸於汙水之中。

  你的肩膀如此單薄,擔不起這過於繁重的理想,你說。

  然而,他如煙花笑開顏,璀璨且短暫。

  「這是我,最後僅能握緊的事物了啊。」他攤開自己骨瘦嶙峋的手,似乎將月光捧在上頭。

 

  道不同,不相為謀。

  你莞爾一笑,向他拱手作揖,便搖枻離去。想必也毋須再睜眼,你闔上雙眸,幽幽唱起歌來。唱的曲調仍舊瀟灑,音律之間卻有絲絲感慨。船上的落寞越來越沉,你划槳的動作越來越吃力。

  身後傳來落水聲,可是你沒有因此停下小調──

  「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


评论
热度(8)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