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試閱】SICK(八田美咲x伏見猿比古)

【00】

  嗯……他還記得,那是一個明明和自己同年、卻一臉小孩樣的人,那個人很煩很吵,行為、思考、習慣都是小孩。

  那個人喜歡小孩吃的布丁,在吃的時候,會用塑膠小湯匙指著自己,認真地反問,「你在說什麼啊?為什麼喜歡吃布丁就是小孩子?這是全年齡向的吧!」

  如果有牛奶的話,他一定會留到最後,和牛奶隔著一定的距離,瞪著它,輕輕捏著下巴,嚴肅地說,「猴子,你難道不覺得牛奶的味道讓人很不舒服嗎?不只是喝下去後的味道,光是聞到……噁!感覺超噁心的!還有啊,喝下去之後,那味道會一直留著啊,我說你不覺……欸!你不要打開來啊!我就說我討……你、你幹嘛幫我喝啊……我可不會就這樣感謝你啊喂!」

  不敢和女人接觸,連在別人後面說話都會害羞到整個臉脹紅,更不用說要談話什麼的了。在路上如果被男人拉下來問路,他會毫不猶豫地揮拳趕他走,但如果是女人,他就會開始指東指西,像舌頭打結一樣,什麼也講不清楚,「……啊、啊?我、這……我不知道……應該、應該是……呃、妳、呃、我……好像是……那個、那邊嗎?應、應該吧……」


  遇到這種情況,他都會在一邊看他出糗,真的……很好笑啊。像他這樣怕女人,也難怪會是處男。

  不過其實自己也……嘖。


  不是很聰明,想法很單純,說幾句話就會被唬住,但……被相信之後,他會用發亮的眼睛看著自己,很熱血地握著拳頭,臉頰微微泛紅,天真地說,「真的啊?我就知道!太好了!哈哈!」真的是一個笨蛋。


  他會楞一下,短暫地欣賞他的蠢模樣,然後勾起笑,說,「真是笨,隨便說說也信。」

  通常他的拳頭就會打過來,有十五次是打頭,二十七次是槌肩膀,在又再次傻傻相信後,被騙的笨蛋會勒著他的脖子,用手肘搓他的頭,惱羞成怒地亂吼亂叫,「該死!臭猴子!你又騙我!你在騙我給我試試看!下次我就打爆你的頭!……你那什麼表情啊?!不信嗎?!」

  很傻很蠢很笨,就是那個他。



  成績不好,身為笨蛋這沒什麼好說的,在準備補考時,他還是會碎碎念,「啊啊,真的好煩啊,為什麼要考這種沒有用的東西?真的很煩欸,我們以後會用到嗎?」

  他默默從滿江紅中抬頭,冷冷地阻止他,「你可以專心一點嗎?真的很吵欸。」

  接下來,他會忘記剛剛才被他丟在桌上的筆,一把搶過他手上的紅筆,忿忿地繼續碎碎念,「切,煩死了!我有在讀啊,我都照你說的,把重點寫過了一遍,還是沒有感覺啊!不過……為什麼你不用補考?明明我們是一起翹課的不是嗎?真的很奇怪欸,你是不是作弊啊?都不找我的喔?是不是朋友啊!」

  他撐著頭,優越感跟著他的嘴角上揚,「我才不做那事……誰叫--是笨蛋啊。」

  似乎會戳中他,他握起拳,威嚇著,「死猴子!你說誰是笨蛋啊!想死嗎?!……啊!你剛剛是不是叫我的名字?就跟你說不要喊我的名字了!你真的很煩欸!」


  很煩的是你吧。


  「……你真的沒作弊?」

  他狐疑地盯著,照理說應該要不悅,但他卻覺得有些開心。

  他攤手,用上對下的方式看他,「好啦,下次如果我作弊,會和你說的。」

  和那個人在一起是輕鬆的,沒有壓力,而且他會為他帶來很多優越感及樂趣。

  明明是個會讓人煩躁的小鬼,不應該出現於他的生命之中,但那個人的身影卻如此的清晰,他甚至能閉著眼勾勒出那人的樣貌。


  他還記得……他還記得……那個人是……。


【01】

  他猝然睜開眼,腦中若隱若現的人影瞬間消失,一直沒看見那人的眼,他……。

  另一隻手蓋著右眼,左眼微睜,他只能模糊地辨識灰暗的天花板。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他回神,連他不知不覺已經坐在地上了他也沒發現。全身濕得透底,眼鏡被隨意丟在一旁,而他,隨著意識慢慢回復,酥麻感也跟著竄上。


  嘖,還真是不舒服。

  他皺起眉,不自覺掛起面具笑,而鎖骨上的傷痕像是嘲笑似的開始作痛。

  哼,只有這種時候才會痛嗎?


  微微拱身,他抓著前領,溼透的感覺喚起他的其他知覺。

  「……咳咳。」

  不知道是因為換了動作還是什麼的,胸悶的不舒服讓他咳了兩聲。

  再次蹙眉,咳嗽等於感冒等於弱小的想法讓他不悅。

  抱持著絕對不要感冒的執著,他脫去外套和靴子,解開多餘的釦子。脫下襪子的瞬間,莫名的輕鬆讓他笑了。

  或許是難得的笑。

  麻煩的外衣被丟在門口,反正也不怕弄髒,還有很多替換的。


  反正,這裡,只有,他,一,個,人。

  身上只有單薄的襯衫和長褲,他赤腳走向浴室。

  每走一步,底下就多一個水印。



『試閱結束』


评论
热度(10)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