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魏徵×太宗】玄成

最近複習諫太宗十思疏,赫然發現魏徵的字是玄成我自己都嚇到了23333(喂
總之就出現了一些畫面23333

=

看著奏章裡陌生的兩字,他有些疑惑,覺得似曾相似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這種感覺真討厭。
「那個啊,這玄成是誰啊?」 他問問身邊內侍,手指著奏章上的字,「 怎麼朕依稀記得在哪兒見過卻不記得了?」
「皇上,這是魏徵大人魏大人啊。」

碰——
一個重心不穩,他重重摔在桌上。

……我操你個魏徵什麼時候起這個字了我怎麼不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之前不是叫那個什麼麼!那個……那個……那個什麼來著……?他娘的還真的是玄成啊啊啊啊啊!!!

「皇、皇上,您還好麼!怎、怎麼了?」小內侍見他臉色一會兒紅一會兒青,嚇得腿都軟了。該跪麼?這時候該跪麼?楚公公來救我啊……。
「……沒事,」他握拳重重壓在桌上,平撫內心複雜的情緒,「這個別和其他人說,尤其是魏徵。」
「是——」
「你跪什麼啊?起來、快起來。」


那晚,魏徵到聖上寢內,照慣例,魏徵先論述他最近對自己又是怎般不滿意,再換他解釋他這麼做的原因在哪、還有魏徵有多小心眼為什這點小事也不能做,接著兩人開始引述經典互嗆對方……通常都是他被逼得說不出話來,他奶奶的。
總之,發生今天這般尷尬的意外之後(怎麼樣都不是他的錯吧魏徵自己不讓他記得的!)身為良善的君主,親切的朋友,他是應該做點什麼。
魏徵的話他幾乎沒聽進什麼,倒是很努力地找他的空隙想插話。

……怎麼回事啊這魏徵話真多。

……耶停頓了!我靠你不要繼續啊!

……還沒說完啊真囉嗦。

……搞什麼怎麼現在就開始講孔子說的糕子蛋了!

終於,魏徵說得他都覺得天快亮時,但總算是有個中斷了!
他清清喉嚨,整整衣領,使出渾身解數,用他迷倒千萬姑娘的笑容,溫柔地看著魏徵,「玄、玄、玄、玄成啊……你、你、你說得可真有道理……」

魏徵首先被皇上那張快擠出豆漿的臉給嚇傻了,說出來的話更是令人驚悚不已。
也不是沒人喊過他的字。事實上,除了皇上,他的朋友幾乎都會喊他的字……所以,皇上是……?他不禁笑出聲,下一秒趕緊掩住不莊重的嘴,深怕皇上看了惱羞。
不好,他發現了。
「你、你、你、你個魏徵笑什麼呢!很好笑是不!小心朕辦了你!」
「不,臣沒笑。」 魏徵提起茶水再做遮掩,仍是藏不住笑意,「不過皇上,喊順名字,便毋須特別喚字了,臣聽得也習慣。」喚也就喚罷,還這般彆扭。
「還不是你,突然起什麼字……」他嘀咕,玩起桌巾邊的小流蘇。
「皇上,弱冠之時家中長輩就起好字了啊。」
「誰讓你沒和我說!」
「臣第一次見皇上時有提過啊。」
「多久以前的時候誰記得啊,你怪我?」
「不,臣不敢。」他又喝起茶了。
「這還差不多。」他玩膩了流蘇,也啜起茶來,「以後就喊名唄,要改這個多麻煩……」

「是。那回到上一個話題,既然皇上認為臣說得有理,那明天起便刪去嬪妃錄取名額,以節省不必要的開銷,也留下皇上的精力,專心處理朝政。」
「噗——」他一口茶直接噴在對方臉上,而後者顏面轉為尷尬無奈。
「……皇上,莊嚴。」
「我莊你妹!靠老子什麼時候說過要給你刪嬪妃了!我不準我不準我不準!!!後宮三千佳麗我還沒收集到十個你忍心刪?你多狠的心!魏徵我和你勢不兩立!!!!!!」

评论
热度(2)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