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殘狸/金銀】短文

*兩篇

*寫手練習


「殘夏,千萬千萬要照顧好自己,別指望蜻蛉能做什麼,他太粗心了。」

「欸--好過份喔,小青也有心細的時候吧!」

「再說吧,還是別依靠的好。……這些保健食品每天要各吃兩顆。你容易貧血,別走太遠的路,不要硬撐,不舒服一定要和蜻蛉說一聲。多休息,別勉強自己。」

「呵呵,渡狸怎麼樣個老媽子似的。」

「你以為我想啊!總之,就是這樣。修練是男子漢必經的道路,我期待你的成長!」

「才不是要去修練呢。」

他笑,拍拍卍里頂上的髮旋,就如他先前誇獎他好棒好棒的的時候一樣,但後者卻不甚開心,因為他總是被敷衍的那一位。

「好啦好啦別用了,搞什麼,別像哄狗一樣……」

殘夏指著航線指示螢幕,表示再不登機就來不及了。

「別趕不上了,啊、我說的不要忘記啊!要好好照顧身體--」

「吶,渡狸,」他向前走了幾部,又轉過頭來,對他眨眨眼。

「怎麼?」卍里歪頭,以為他有什麼東西沒拿。

「要幸福唷!」殘夏俏皮地擺起敬禮的手勢,腳倒是沒有再停留。

「渾蛋!大庭廣眾的、說什麼啊!不、不用你說也會的啦--」


---


「我一直認為你很不負責任。」他轉動腕上的玉鐲,玉器特殊的沁涼自指尖傳遞。

「我大概從為被你重視過吧,」他靠在鬆軟的大椅上,獨身於偌大的房間,與牆面對話。那語氣蒼老且寂寞,「不然,你不會一直丟下我的。」

「從當年你乘上飛行船,到我……接你下來。我等了幾十年,到頭來仍什麼也沒有。」

什麼也沒有。


评论
热度(2)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