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此生此刻

*標題無能@
*之前材木婚禮的文
*短小又破碎
*材木日

【一】

他哼著簡單輕快的歌,擠了些防曬在手臂上,均勻塗抹,也在露出的小腿抹了點防曬乳。

鞋櫃裡那雙亮片皮鞋已經被主人穿走了,他笑出聲來,那個人果然還是要穿這雙痛鞋嗎,真討厭。

他拿出新買的高筒帆布鞋,特別變換鞋帶綁法,打了顆五角星在上頭。拉拉褲子,整整衣擺的皺摺,他站在玄關前,最後確認提袋裡皮夾手機鑰匙等等都有帶齊,沒有遺落。

十四松搖晃著盤內的布丁,準備端到客廳享用,正巧撞見他轉開門把,問了句,「去約會嗎?小椴。」

椴松嘴眨眨眼睛,音調像是糖果倒入玻璃瓶般清脆。

「是啊。」

【二】

「王子殿下!報告王子殿下!外面!那群海盜出現了!!!」一名下士撞門而入,嚇得椴松手上的紙掉得滿地都是。

椴松瞪了那粗獷的男人一眼,捏緊拳頭,咬牙切齒,「我說過幾次讓你們不要這麼粗魯,想一個個被我丟進海裡是嗎!還有不准叫我王子殿下!」

「少、少校殿下,那群海盜,那個什麼、閃亮耀眼的藍⋯⋯咳咳——」他還沒說完便乾咳了兩聲,等待椴松回應。

椴松深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吐出,盡可能維持他原本可愛的音調說道,「所以,那個白癡,做了什麼嗎?」

下士直接請椴松走到甲板上,「閃亮耀眼的藍玫瑰」海盜團華麗麗地出現在椴松的軍艦旁邊,特別是他們的船長唐松,穿著五光四射的浮誇亮片衣,彷彿就是叫人來特別瞄準他似的。

「椴松少校!您終於出現了!快來看啊,我的愛之花火——」

椴松狠狠被噁心了一把,悄聲問身邊的將士,「那個白癡在說什麼鬼?」

不等他回應,海盜船上發出巨大聲響,椴松直覺不妙,趕緊讓各隊歸位備戰。海盜們嘻嘻哈哈將砲彈裝進砲筒裡,向上發射,在空中炸開,散成碎屑灑落整片海域。

面對唐松船長的熱情如火,軍艦上所有人都是滿臉困惑。倒是椴松衝上前,朝唐松比了個中指。

「你是白癡嗎?大白天放什麼煙火給誰看啦!」

【三】

他在火車站見到他。

他靠著柱子,穿著一身看了就冒汗的黑,皮衣外套加長褲加墨鏡怎麼看怎麼熱。

對上椴松的視線後,他笑了笑,拋了個飛吻。椴松果斷無視,走到他面前,拉過他的衣領,在草帽下輕吻上他的嘴角。

「不是你說要穿輕便一點的嗎?唐松哥哥。」

「哼哼,這是我最輕的鎧甲了。」

「喔是喔。」

「欸——」

【四】

椴松滑開手機上的便條紙視窗,確認還有什麼東西沒放進購物籃裡,「醬油、白醋、牙刷、漱口杯⋯⋯貓?這是什麼?誰加上去的?超商哪買得到貓?」

「噢噢、小椴,come here !」唐松靠在架上,裝模作樣地從背後亮出兩支牙刷,「牙刷在這裡呢。」

他翻了個白眼,走到盥洗用品區,接過唐松挑的牙刷,這套牙刷剛好就出兩款,一粉一藍。

「我和唐松哥哥很容易就能買到一對的呢。」椴松小聲嘀咕著。沒想到,唐松瞬間定格,整張臉都燒了起來。

這個反應顯得椴松脫口而出的話極為羞恥。椴松一拳貓向唐松,蹲在地上,害臊地捧著臉頰看地板,沒看見臉整個埋進毛巾裡的唐松。

「討厭啦,反駁我啊,臉紅什麼奇怪欸。」


【五】

「松野老師,你有女朋友嗎?」

椴松抱著膝蓋蹲下身來,和唐松視線平高,掛起專業笑容回覆他,「現在沒有哇?唐醬要介紹姐姐給老師嗎?」

五歲的小唐松眼睛一亮,遞出藏在背後的小花,送到老師手中。

「老師,我長大娶你回家可以嗎?」

【六】

相處了二十多年,作為六胞胎誕生的他們,有種無須言語的默契。

特別是唐松,椴松總覺得,他們兩個之間,有的不只是血液的連結,而是更為深刻的羈絆。彷彿他的每生每世,身邊都該有一位名為松野唐松的靈魂。

【 】

唐松折斷最後一根樹枝,光線自枝枒與枝枒的間隙透出,原已經適應黑暗的眼疼了一下,椴松反射性瞇起眼,待他再次睜眼時,那景色美得他止住了呼吸。

寬廣的海像一鏡映著天空的蔚藍,由遠到近層層漸淺,與粉紅色的海灘相接。在陽光的照耀下,浪花沖刷著攤,捲起一層沙,藍與粉交織著,再沖散成破碎的深色花辦。海風拂上他的臉頰,吹起他前額的髮。唐松握起椴松的手,此時的風竟有點甜,他差點以為沙灘上灑了太多粉紅色的金平糖。他聽見海鳥鼓翅飛向太陽、浪花層層滾上沙灘、微風輕柔搔著他的耳,還有,唐松的聲音,宛若深海裡幽藍的那道光。

「椴松,我果然,還是想和你結婚啊。」

「想和你辦一場婚禮,我和你的婚禮。」

【 】

「我愛你,松野椴松。」

「我愛你,松野唐松。」

评论
热度(19)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