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剛好喜歡我,多好。』

→常東君

灣家人。
全職大坑。
深陷松沼。
cp多複雜,求不掐。
主傘修、喻王、翔肖、林方。
主材木、末松、數字,兄トド求餵投。
美猿自耕ing。
中國歷史同人求同好(拍打)

【林方】初戀這件小事

*林方

*初戀私設

*直男被扳彎什麼的好萌#


對於初戀,林敬言腦中會浮現一個畫面。清爽乾淨的夏末午後,他坐在陽臺上,把玩著手中的飲料杯。他慵懶地靠在漆成白色的椅背上,長吸管攪動杯底的冰塊和浮動的樹影。

對了,那是杯梅子汁,青青澀澀,酸酸甜甜。


他的初戀是在高中,一個長髮及腰的女孩。不是得忒漂亮,但穿起白襯衫,卻非常合適,清秀得令人微笑。她極少露齒笑,僅僅點頭,彎起嘴角,此時,右邊的酒窩會跑出來,很可愛。

那時候她是這麼說的,班長,我下星期要上台,你願意聽我練琴嗎?

她借了音樂教室的鋼琴,放學過後,只剩下他們倆。她將長髮勾到耳後,十指在琴鍵上起舞,而他靠在窗邊,看著這幅精緻的畫。

那時候,是彈...

+

深海之心(喻王)

*喻王

*給牛珊

*他娘的我不知道該取什麼篇名

*大概崩了ry

  苦鹹的海風襲上,每日每夜,不管睜眼閉眼都是這個令人安心的味道。雙手覆上木杖,他以指腹細細撫過杖端特殊的刻印。蔚藍的海與天收納進他眼底,此時,他站在前甲板上,離海最近的地方。強勁的風浪一波波打過來,發出陣陣兇猛的嘶吼,惹得他的長衣擺不安靜,但王杰希仍站得挺直如山,顏上滿是自信與滿意。

  一隻翠綠的鸚鵡嘲他喊叫了幾聲,在他身邊盤旋幾圈,便輕巧地落在他肩頭。

  「嘎哈哈哈哈哈哈哈──」牠的小鳥嘴咬了咬他同樣金黃的耳鍊,動作還算溫柔,但就是這叫聲不夠悅耳。沒想到,這隻靈敏的鸚鵡不但懂得分辨方位、比羅盤還精確,還會詐賭、

+

滿月

  她知道的,滿月總會讓人失去理智。

  她意外地冷靜,在那個晚上。晨曦灑落她裙擺,她眨眨眼,覺得異常乾澀,不管是她的眼、她的喉嚨,還是她傷痕累累的心。

  沒有痛哭,沒有埋怨,她只是感到,有些疲倦。

  她的手指因為緊抓著皮箱帶一個晚上而慘白,如同那墜下的月。

  「……」她想開口安慰自己,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她慘然一笑,認為自己是這世界最愚蠢的人。

  不過就是,被拋下而已。

  一步一步,拖著沉重的腿和裝載後悔的皮箱,她走回她的歸宿。


  她有雙與兄長相同,深邃如深海的眼,少有情緒起伏,他們擅長將想法隱藏於面,多數人因為他們的無法猜測而不舒服。然而,在那晚,某...

+

漁父

  第一眼見到他,你便認出他是三閭大夫。

  這雙因戰亂而闔上的眼,竟再次看見了他。

  他踩著沉重而蹣跚的步伐,兩眼失神,面如死灰。髮帶隨意束起蒼蒼白髮,然而,他的生氣卻從清風一點一點自髮梢逝去。你早聽聞三閭大夫之名,但沒想到他本人是如此消瘦,如暴雨後的枯枝,輕折即斷,如疾風前的殘燭,稍縱即逝。脆弱不堪的他,是血液中貴族特有的、滾燙的高傲支撐著他。曾經,他意氣風發,心中滿是抱負與未來,如今,那炙熱的血似乎逐漸冷卻。

  他站在江邊,舉首深深凝望遠方遙不可及的月,一抹星光滑落他臉龐。

  他不是落淚,只是疲倦。


  面對過於相似的他,你忍不住向他伸出手,邀他上船。...

+

Lost Small World 讀後

遲了好久,K的熱潮差不多退之後,我才有時間看Lost Small world。

其實沒有花很多時間,學測前我也是看了好幾部漫畫(。

總之,算是給自己一個紀錄。


這部作品打破我很多看法,甚至覺得之前出的本子狠狠地被打了(抹臉


八田其實不討厭伏見喊他的名字,事實上,他們互叫對方名字是種親暱

伏見話其實不少也會笑,偶爾還會開開玩笑,只是腦子裡想得更多更複雜的事。

他不只不吃蔬菜,他甚至只喜歡吃冰淇淋和碳酸飲料。

他在吠舞羅沒有我想像中的不好,草薙甚至很欣賞他,想讓他繼承他的工作,和八田的搭檔也是強得馬上就在吠舞羅中取得中心地位。


一直以來不變的,他把八田當作唯一。...

+

【試閱】SICK(八田美咲x伏見猿比古)

【00】

  嗯……他還記得,那是一個明明和自己同年、卻一臉小孩樣的人,那個人很煩很吵,行為、思考、習慣都是小孩。

  那個人喜歡小孩吃的布丁,在吃的時候,會用塑膠小湯匙指著自己,認真地反問,「你在說什麼啊?為什麼喜歡吃布丁就是小孩子?這是全年齡向的吧!」

  如果有牛奶的話,他一定會留到最後,和牛奶隔著一定的距離,瞪著它,輕輕捏著下巴,嚴肅地說,「猴子,你難道不覺得牛奶的味道讓人很不舒服嗎?不只是喝下去後的味道,光是聞到……噁!感覺超噁心的!還有啊,喝下去之後,那味道會一直留著啊,我說你不覺……欸!你不要打開來啊!我就說我討……你、你幹嘛幫我喝啊……我可不會就這樣感謝你啊喂!」

  ...

+

【魏徵×太宗】玄成

最近複習諫太宗十思疏,赫然發現魏徵的字是玄成我自己都嚇到了23333(喂
總之就出現了一些畫面23333

=

看著奏章裡陌生的兩字,他有些疑惑,覺得似曾相似卻怎麼也想不起來……這種感覺真討厭。
「那個啊,這玄成是誰啊?」 他問問身邊內侍,手指著奏章上的字,「 怎麼朕依稀記得在哪兒見過卻不記得了?」
「皇上,這是魏徵大人魏大人啊。」

碰——
一個重心不穩,他重重摔在桌上。

……我操你個魏徵什麼時候起這個字了我怎麼不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之前不是叫那個什麼麼!那個……那個……那個什麼來著……?他娘的還真的是玄成啊啊啊啊啊!!!

「皇、皇上,您還好麼!怎、怎麼了?」小內侍見他臉色一會兒紅一會兒青,嚇得腿都軟了。該...

+

【殘狸/金銀】短文

*兩篇

*寫手練習


「殘夏,千萬千萬要照顧好自己,別指望蜻蛉能做什麼,他太粗心了。」

「欸--好過份喔,小青也有心細的時候吧!」

「再說吧,還是別依靠的好。……這些保健食品每天要各吃兩顆。你容易貧血,別走太遠的路,不要硬撐,不舒服一定要和蜻蛉說一聲。多休息,別勉強自己。」

「呵呵,渡狸怎麼樣個老媽子似的。」

「你以為我想啊!總之,就是這樣。修練是男子漢必經的道路,我期待你的成長!」

「才不是要去修練呢。」

他笑,拍拍卍里頂上的髮旋,就如他先前誇獎他好棒好棒的的時候一樣,但後者卻不甚開心,因為他總是被敷衍的那一位。

「好啦好啦別用了,搞什麼,別像哄狗一樣……」

殘夏指著航...

+

【肖戴】烤肉

*臥槽標題什麼的就算了吧
*大概是大家一起烤肉
*手感什麼的一去不復反
*寫手有個翔肖魂(#

=
「……隊長隊長,玉米包好了,這樣行麼?」她捧著一盆錫箔紙包的玉米過來,向隊長問道。
「嗯、謝謝。」他沒花太多時間在玉米上,瞄了一眼後繼續在烤肉架上與半熟的雞翅們奮鬥,「先放一邊吧,我要等等處理。」
她聽話地將玉米放在不遠處的桌子,順手抽了幾張面紙,遞給隊長,「隊長,會不會太累啊?讓米修過來換你?」
接過面紙,看著她微蹙的眉,他的嘴角忍不住上揚了幾分,「沒事,我在這兒還沒一個小時呢。」
「等等給米修他們吃青椒就好,都是隊長在烤的。」她嘀咕幾句,又抽了面紙擦擦額角的汗。
「妍琦,要不你和沐橙他們到裡面休息去?這邊太熱了。...

+

【喻黃】起床鈴

「隊長隊長早安喔太陽曬屁屁了喔!」
「知道今天什麼大日子麼!榮耀最強藍雨最英俊隊長你最得力的副隊黃少天的生日喔喔喔喔喔喔喔!快和我說生日快樂哇!為了怕隊長像上次一樣忘記這次我特別特別調了個提示提醒你!有沒有感動有沒有!不用太感動啦看隊長感動到落下男兒淚我也會不好意思的啦啦哈哈哈哈哈!今天我特別起個大早幫隊長買了早餐隊長起床了就趕緊到訓練室吧!我買了鮪魚蛋餅培根蛋吐司隊長你想吃那個啊?咱們今天一定是最早到的來嚇嚇其他人!看有沒有人是早上才想起來劍聖偉大的生日趕著去買禮物的哇哈哈哈哈哈!喔我沒買他們的早餐喔所以我們要先吃完!隊長隊長起床了麼?怎麼還沒起床?要換我去打隊長屁屁了喔!好啦好啦開玩笑隊長你...

+

【美猿】同居第一晚

「吶……猿、我可以過去和你睡麼?」
「啊?你有什麼毛病啊?」
「不是啊,就……睡不著嘛。」
「你是小學生麼……。」
「好啦晚安啦,當我沒說啦。」
「……喂,過來啊。」
「耶!」

=
天殺的我就只是想佔個tag(哭(幹

+

傘修沐*

「嗚哇哥哥,葉修哥說我以後會老老醜醜!我不要哇——」
「搞什麼葉修你……沐橙乖,別聽那笨蛋亂說,沐橙不會變老,沐橙會漂漂一輩子。」
「別亂教啊,人本來就會變老。」
「我說沐橙不會就不會,阿修你安靜回兒。沐橙絕對不會變老的,哥哥的新娘最漂亮對不……阿修,怎麼,一直盯著我做什麼?有意見麼?」
「我在想你以後老的樣子,嗯……肯定醜,把你能看的那份留給沐橙沐橙才會漂亮。」
「這樣沐橙就不會變醜了是麼?」
「好,哥哥把帥氣的那份留給沐橙,沐橙絕對不會醜。……不過啊,只有我留是不是不夠意思啊,阿修老了肯定得醜,留給沐橙。雖然沒有哥哥我帥,但不無小補啦。」
「蘇沐秋你倒挺自信的哈,哥可比你帥多了。沐橙,葉修哥的份...

+

美猿*

長年壓抑的話語傾瀉而出,思考回路始而朦朧不清,他氣得理智全無,只知道將腦中所有挖掘出來,全數丟開。
瞬間,無數個被惡夢冷醒的夜晚,相見時為掩飾責備與虛心的嘲諷,變得毫無意義,他也失去一直以來足以支撐的尊嚴,雙膝一跪,他什麼也不想管,只是一徑地發洩。
既然無力抬頭,便掩面不再面對。他躲回自己的世界,彷彿只有他一人。
……多希望這是夢。

我恨你……我、恨你……。他不斷重複拼湊這三個字,淚水伴著壓力,墜落、崩裂、粉碎……。
 倏地,掌心碰著一小片冰冷,他停下喃喃,那人微涼地手撐起他的臉。
那深褐眼眸中反映他狼狽的模樣,那人的聲音此時十分清晰,重擊著他的心。
「回來吧,我再去打一把鑰匙。」

+

© 願君多採擷 | Powered by LOFTER